木下岩崎

【新快】未闻君名(一)

☆cp为新快

☆温馨向

食用愉快

第一话    雨  潘多拉  子弹  

从地上溅起的脏水打湿了裤角,从陌生人雨伞上滑落的雨滴稀稀落落有几滴掉在了鸭舌帽上,不知从何处传来浓烈的烟草味,人群激动呼喊他名字的声音伴随着雨的气息扑面而来。

真是糟糕透了。

他没有多余的精力抱怨这些,因为马上将要迎接的,比这世俗无聊之物更为重要。

“基德——基德——”

他的视线越过几个兴奋高亢的人,投向被人群和警察层层包围的大楼。明明只是一个盗窃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石罪犯罢了,竟真像一个伟大的魔术师般,在舞台中央上演着神奇的魔术,然后获得一片群众的赞叹之声。

可自己只是个一心想为父亲报仇的十七岁少年罢了。

“离预告时间还有五分钟——”混混郁郁的听到里面传来报时声。人群更加沸腾了,这些粉丝们像是从不感觉到累一样,在这令人心生烦躁的雨天,也有着强大的意志力驱动着他们围在这里——看一个罪犯的犯罪过程。

和平常一样,现在该是自己上场的时候了。

用催眠瓦斯让某个倒霉的警察昏睡过去,套上他的服装,混入了人群。此时,人群安静下来了,突然而然令人有些无法适应。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那颗碧蓝的宝石上。

基德像期待已久一般,悄悄的把手伸向藏在袖口处的遥控器。十、九、八、七……在心里数到“一”时,手指迅速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

“滋啦——”尖刺的电流声响起。接着,整栋大楼的电源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切断了。众人睁开眼,在一片黑暗中寻找那个神秘的白色身影。

“打开备用电源!”刺眼的灯光再次照了起来,似乎比之前还要亮。

时间刚刚好。

他纹丝不乱的站在展示台上,手中拿着那颗宝石。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傲视这底下那些警察——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输了。

“基德——基德——”

声音响起的那一会儿,人群更加卖力地往大楼里涌,门口维持秩序的保安形成的防线像断了的线一样,抵挡不住这一波一波的人群,濒临溃散。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把雨天的冷气吸入体内。“Ladies and gentlemen,it's show time!”

接着,一堆身穿警服、手拿警棍的家伙杂乱无章的朝这里扑来。要不是给自己挂上了一个“警察”的头衔,他们此时此刻的姿态与大街小巷的那些混混们简直毫无差别。

他抬起头,天花板是玻璃制的。中森警部这次可真是犯了个大错误,明明每次都嚷着要抓住自己,计划、布防却好像没有一次是完美的。

用扑克手枪打碎玻璃,乘着气球道具飞上屋顶,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给别人反应的时间。接下来,就是把假人放飞到天空了。

果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围观的人有的走了,比较闲的还在此处逗留。警方人员差不多全都撤了,还剩下一些在对相关人员盘问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站在屋顶,无人的寂静与狭长的天空相呼应,一个怪盗,一颗宝石,独立在烟雨朦胧之中。他的视线、宝石、月光,连成了一条直线。

“现在,可以把宝石还回来了吧。”

但他无视了身后那个侦探,继续对着宝石凝视了五秒。

空气中的雨水,散发着苦涩的气味。

比他矮了半截的侦探在身后喊着他的名字,这样的警察抓小偷游戏会带给人另一种新鲜感。像平日里一样,他会把宝石丢到那人的手里,然后嬉笑着躲过擦身而过的足球。

但是——

“这一次不行呐,名侦探。”

他回过身来,还是一样的姿态,还是一样的扑克脸,但现在却显得沉重无比。

月光下的那颗宝石像是一个容器,中心发着微微的红光,这个光点越发明亮,渐渐充斥了整颗宝石。

是的,自己寻寻觅觅了很久的那颗潘多拉,现在正握在自己手中呢。

那一瞬间的喜悦,对于他来说是久违的。

可也仅仅只维持了一瞬间而已,转而被不明而来的苦楚所替代。终于能为父亲报仇了,也意味着怪盗基德的落幕。

——怪盗基德,再也不是那个月光下的魔术师,而是一个真正的小偷。

绵绵的细雨中,他的头晕得厉害。隔着朦朦胧胧的雨帘,他看到侦探的脸色越发难看。

也是。

即使是他,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吧,自己竟然有一天不再归还宝石这种大变的作风。已经没有时间做解释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他踢出碍事的一脚足球之前,销毁这颗宝石。

然而他并没有提前想好如何才能销毁宝石,尤其是这颗潘多拉。与其他的不一样,这是颗承载着永生之力的宝石,至少是捏不碎的。

就在怪盗捏着这颗宝石思考着如何销毁它,面前的侦探突然慌乱了起来,瞪大的眼睛反射着红色的光斑,嘴一张一闭,貌似想要向他传达某些信息。

可基德此时只觉头昏脑涨,耳边剩下的,是那些淅淅沥沥的雨声。侦探在往这边跑来,跑的样子十分狼狈。换作平时,自己肯定会嘲笑他一番。

不过,他到底想说什么?

雨势突然变得大了起来。

这雨的凉意渗进了他的皮肤里,让身体冷得刺痛,胸口闷得喘不上气。连右肩也开始痛起来,只不过痛得更厉害一些,手指不听使唤,连宝石都握不住了。

眼前的画面模糊了,无法聚焦。余光中,他看见那颗宝石从他的手指缝里滑落,落在地上,红色的光慢慢消失了。

糟糕了——

这是他倒地前最后的意识。

—TBC—

评论(19)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