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未闻君名(三)

☆cp为新快

☆温馨向

食用愉快

第三话    漫步在街头  雨嘛,总是防不胜防  暂时的依靠

“你跟来是为了看我笑话的吗?”

哒哒哒,身后传来不属于自己的脚步声。基德面无表情的问道。

“可能是吧,谁知道呢——”

他没有停下脚步,不自觉的继续向前走去,身后的人也一直在跟着。

已经来到了大街上,没有任何喧闹声。偶尔擦身而过的一两个匆匆忙忙的路人,一两对腻歪在一起的情侣,一切都是那么普普通通,自己仿佛融入了这个环境。这才是真正的日常。

清晨是静谧的,才使他如此留恋与珍惜。

滴答,滴答——

好冷。

几滴雨水落在了他的身上。可能是清晨树叶上的露水吧,不足为奇。基德迟疑地伸出左手,雨水仿佛听到了召唤般,又落了几滴在手心。

落下的一瞬间,水滴被手心的温度融化了。消失不见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滴答,滴答——

看来是真的下雨了。

路人也纷纷拿出了雨伞,或是待在某个地方躲雨,再暗骂一声“切,真倒霉,怎么又下雨了”。不过是抒发一下自己对现实的厌倦,人世常情,不能改变任何。

就像现在,抱怨自己的失败,也不能改变潘多拉被夺去的事实。他不愿意去想,自己应该何去何从,当脱离了怪盗基德这个身份,生活突然变得空虚了。

静静地咀嚼着寂寞,雨浑浊的气息扑面而来,夹杂着几分泥土的味道。

自己需要安静,他这样想着,雨滴啪嗒啪嗒落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得可怕。太阳穴在隐隐作痛。

没有任何方向,像幽灵般游荡在这个城市。这是最可怕的。他几乎觉得楼顶是个令人痛苦的地方,不想听到任何有关怪盗的事情。

——到前面那个咖啡厅避雨吧。

这个咖啡厅不知是生意冷清,还是在下雨天大家的心情都很差,除了服务员只剩下一个正在看报纸的老伯。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单手支撑着脑袋,一言不发的望着窗外。玻璃窗上挂满了细小的水滴,印着忙碌的街景,每一滴仿佛都是一个世界。空调的暖气让他感到安心。

“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工藤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直直的盯着基德的脸。

“什么?”对方回过神来。

“可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工藤加强了几分语气重复道。

“说吧,什么问题。”

多半是关于那颗潘多拉宝石,和那个袭击自己的男人的事情吧。基德察觉到这是工藤脸上显现出的那抹令人不安的严肃。

“你和那个组织之间有过什么过节?昨晚我调查了那个组织的事情,他们是专门盗窃名贵宝石然后高价变卖出去的。最近他们好像在寻找一颗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宝石。”

“潘多拉。就是他们昨晚从我手中抢过的那颗宝石。”基德接了下去。

“你也一直在找的,就是这颗宝石吗?”

工藤想不明白,世界上这么多价值连城的宝石,为何这一颗如此特别,同时被国际大盗和走私组织盯上。

“我的父亲,就是因为这颗宝石被他们杀了,本来打算替他报仇来着……”基德的声音颤抖起来,眼睛盯着窗外玻璃上一滴一滴滑落的雨水,总觉得似乎可以分散注意力,缓解伤口的疼痛。不只是右肩上的那个贯穿伤。

第一次看到怪盗如此脆弱的一面。工藤一瞬间有些恍惚,不自觉的责备自己说话的冲动,想安慰对方却不知如何开口。

“原来你是为了替父亲报仇,才能怪盗的啊。”工藤刚说完便想扇自己一掌。这也没办法,自己从来不擅长安慰人什么的。

“稍微,有点遗憾呢。”对方硬是挤出一个笑容来。倒更像是在哭。

工藤欲言又止。屏声息气,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思考。现在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17岁少年,而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怪盗。和其他人一样,也有自己的情绪。

对方埋下头,肩膀微微发抖。不可能是因为冷吧,室内这么暖和。

“……你在哭吗?”

工藤小声问道。他没发现自己声线不经意间变得温和了起来,声音轻的像虚无。所有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了对方。

基德抬起头,他的眼角沾了些湿意,却倔强地维持着快要崩溃的扑克脸,不让自己的情绪完全爆发出来,低下头试图掩饰。

“想哭就哭出来吧。”

工藤的语气有些迟钝,视线依然停留在对方的脸上,思考着自己刚才说的话可能会有些失礼。

——想哭就哭出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句话硬生生打破了基德的最后一道防线,眼泪终于从脸上滚滚落下。有时候不得不否认自己是那么不堪一击,在挫折前无力、颓丧。明明耳朵是那么清楚,却为何时常嗡嗡作响,登时分不清本人是否苏醒着。

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情绪发泄完后,带来了短暂的惆怅。他的眼睛有些红肿,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不可置否,适当的发泄一下,好像还真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基德,现在好一点了吗?”

工藤想要伸手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又意识到了对方肩上中弹了这一点,犹豫了一下,把手缩了回去。

“那个组织必定会派人把你灭口,这几个月就住在我家吧。”

基德闷闷地回应了一声。

让自己的宿敌——一个怪盗住在家里,工藤对这种微妙的场面似乎并不反感。

“黑羽,黑羽快斗。”他想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我的名字。”

天空还是那么阴沉,雨却停了。

现在不回去,等会儿大概又要下雨了。沿着这条街往前走,到了电线杆那里右拐,就能到自己的家了。

两人一路上没有说话,却仿佛隐隐之间有着一种抛却语言的沟通。

—TBC—

评论(1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