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粘着系男子的纠缠不休》第四章

☆cp为新快/白快

☆来自 @大饭小饭中饭 的点梗

食用愉快

“唔……”被牢牢的按在墙上动弹不得,快斗挣扎了一会儿便放弃了抵抗。

紧贴着墙壁的皮肤感受着墙上冰冷的触感,眼前骤然放大几倍的侦探的脸,一切都是那么措手不及。

“放手,都说了我还有事,没空在这儿和你耗下去。”他的声音压低了下去,原本中二的声线此时也消散全无,倒是接近了工藤的声线。

“回答我的问题。”显而易见,工藤已然被快斗不以为然的藐视激怒了。身为一个侦探,被人反对自己推理的结论是最大的羞辱,无法忍下去。

“怪盗基德竟然会胆小到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真令我失望。”

他的嘴角挑起一个讽刺的笑容,气势丝毫不输给对方。

面对侦探赤裸裸的挑衅,快斗没有做出答应。在旁人看来像是一种无声的投降,可谁知道这个狡猾的怪盗下一秒会拿出怎样的恶作剧,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呢。想到这一点的工藤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重了些。

“你现在就算不回答,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显而易见,小偷先生。”

“那么到我的发言环节了吧——敢问侦探先生,你的证据呢?”

快斗抬起头,脸上张狂的神态和那个怪盗简直毫无差别。工藤拧紧了眉头。

负隅顽抗有什么意思呢?这在工藤看来十分可笑,他略带迟疑的目光捕捉着快斗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这个小偷又在打着什么算盘?

“单单凭长的像可不能算作证据。中森警部也怀疑过我,不过这个猜测很快就被推翻了呢——”

工藤已经大概猜到他的意思了——既然他已经让承包了基德的所有案件的中森警部相信他不是怪盗基德,那么自己手上掌握的仅仅一个证据和自己的一面之词根本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简单的来说,就是——

“缺乏证据……么?”工藤捏着下巴喃喃自语。确实,无论是这个少年的神态还是用词,都让工藤能肯定,他就是怪盗基德。但是唯一能作为证据的也不过只是两个人长得像这一点。到时候他只需用“撞脸”一词便能洗清身上的嫌疑。

“切。”工藤咬牙瞪着对方。真是机关算尽,也难怪白马探这么长时间都无法逮捕他。明明就在眼前大摇大摆的,却不能拿他怎么样。

“啊,天色不早,我就先回家了。”快斗伸了个懒腰,不动声色的加快脚步向家走去。脸上佯装的倦意尚未褪散,身后又响起某个侦探的声音。

“站住。”工藤仍不肯放弃,心想着一定能找到证据来证明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我怎么可能轻易放你走。”

“还是不肯罢休啊,都说了我不是怪盗。”不快地嘟囔着嘴,快斗引以为傲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了。

工藤清楚的听到了快斗在说完这句后又小声抱怨了一句,“怎么跟白马探一样烦人”。不知为何,他莫名的烦躁起来。

极度不爽。

仅仅只是听到了这个名字。

仅仅只是因为在这个怪盗的眼里,自己和那个侦探的地位是一样的。

“那你就让我到你家去搜查证据。”

“……我告你私闯民宅哦。”

“如果找不到证据,你的嫌疑就洗清了,我也不会来继续纠缠你。”工藤挑眉,“相反,如果我找到了证据,那么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快斗低头思索着,反正自己也没有把小道具、宝石资料、怪盗服什么的堆放在家里,这样一来岂不是一举两得?

“好,成交。”

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黑羽君,”金发侦探从后面叫住了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旁边有一个多余的人,眼神暗淡了几分。“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工藤君。”

“白马探,”没等快斗说些什么,工藤抢先一步接了话茬。“你有什么事吗?”

“原来你是黑羽君的熟人啊。”白马探一脸不快,特意咬重了最后三个字,看向工藤身边的人,脸上多了一份深不可测的笑容。这往往被快斗当做一个危险的信号。

“工藤君和黑羽君的家离得很近吗?”

“是啊,的确离得很近呢。”工藤见快斗有准备反驳的样子,不动声色的伸出手在背后拧了一下他的腰。

好痛。

工藤新一这账我记着了。

快斗脸色煞白,只好临时改口附和道,“确、确实是他说的那样……”

工藤新一松开了手,没好气的反问道,“不过白马探,我看你的家也不在这条路上吧。”

白马探倒是一点也没有为难的样子,正当的理由脱口而出,“本来想和黑羽君讨论一下文化祭的事情,现在看来是没时间呐,那就下次吧。”说完,转身离去。

终于走了一个碍事/麻烦的家伙。

以上来自工藤和快斗的心声。

—TBC—

白马探: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快斗:又多了个侦探,难过到变形……

工藤新一:终于抓到你了。(亮手铐)

评论(7)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