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今天也在咕咕咕

【新快】未闻君名(四)

☆cp为新快

☆温馨向

食用愉快

第四话    渐远的脚步声  在清晨  透过雨帘的声音

 

“新一,有空出来吃个晚饭吗?就马上。”

“谢谢,不了,我还有事。”

“啊?什么事?”

“嗯……去处理一个案件。”

“好吧……注意安全。”

电话那头挂断了。

工藤放下手机,把沾了冷水的毛巾再次敷上床上躺着的少年的额头。

——不令人省心的小偷先生。

翌日。

闹钟在响。

黑羽顶着一片黑暗伸出手摸索着,摁住按钮。

声音戛然而止。

黑羽翻了个身,并不打算睁开眼睛。毕竟新的一天什么的,根本就不期待,或者说是恐惧新的到来。还是第一次,对今后的人生如此迷茫。他恨着自己的颓废,却害怕面对现实。

无法呼吸。

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悄然无声的消失就好了——他这样想着,全神贯注地强迫自己再次进入梦境,身体好像真的轻了几分。

窗外的白云仿佛凝滞了,天空如画一般。黑羽不知不觉地开始祈祷着下雨。

自己也被这忽然而然的想法吓了一跳——明明自己很讨厌下雨天。讨厌它的声音,讨厌它带给人的感受,讨厌它残夹着的各种各样的人的气息。

“睡不着就起来。”清澈的女童音在头顶上方响起,随之映入眼帘的还有一个医疗箱。

“请问小小姐是怎么知道我醒了?”黑羽语调故作轻松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习惯性的用右手撑一下身子,肩膀的部位仿佛被撕开了一样,痛得他咬紧了牙关,差点儿闷哼出声。要知道,在一个女性面前表现出如此失态的样子是很丢面子的。不管是女人还是女孩。

“哦呀,伤口貌似裂开来了。”灰原面无表情的看向黑羽的右肩,白色的绷带渐渐印出一块红斑,“乱动的后果就是这个。好了我要来上药了,忍着点——”

“真是有劳小姐了。”刚想在后面加上几句撩人的话,但在看到医疗箱打开后显现出的几个危险的针管时,很识时务的闭了嘴。

灰原瞥了一眼面色铁青的黑羽,噗嗤笑出声来。“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了,昨晚你回来又开始发烧,某人一夜没睡照顾你呢。”

“哈?难道是小小姐……嘶——”绷带掀开的那一刻,黑羽倒抽一口凉气,里面还在不断涌出血的伤口看起来糟糕透了。

她干练地给伤口做着清理,尽管已经在灰原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放轻了力度,可还是让床上的人疼得直不起背来。

“我可没有那么好心眼,牺牲自己的时间照顾你。”

“……那会是?”

灰原笑了起来,这笑声在黑羽听来很不妙,“怎么,很想知道?”

“啊,要真是那样我可要好好报答那个人。”

“这句话你可要做到。”灰原在绷带上打了个结,收拾起医疗箱来,“是工藤新一。”

“我不觉得他会关心一个宿敌。”黑羽的反应很平静。不只是从哪儿来的自信,他确定在这件事上工藤不会做的那么多。

沉默了一会儿,补充道,“不管怎么想,他都没有理由这么做不是吗?”

“呵。”灰原冷笑一声,随即把目光投向门口,提高了嗓音,“你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不过工藤他可要难过咯。”

门口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打开电视,来回滚动重播的是关于怪盗基德的新闻。

“昨日夜晚,附近居民听到基德犯案的楼顶传来枪响声,今早警方赶到查看现场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基德每次都会将宝石归还,如今宝石没了下落,警方推测基德可能中弹了,或是因为私心不愿将宝石归还,而是变卖出去。

“但后者推测被警部中森银三高调反驳。

“下面让我们来听听路人对于此事的看法——”

“什么?基德大人中弹了!”

镜头前,一位带着发卡的咖啡发色的少女,双手合十,脸上泛着可疑的红光,不停的祈祷着基德平安无事,最后还不忘诉说着自己的爱慕之情。

黑羽拼命忍住吐槽,关掉了电视机。

“早饭放桌上了。”

工藤有些疲惫的的声音从头顶响起。黑羽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桌上放着的早餐,旁边还有一杯泡好的黑咖啡。

——还真是符合他的口味啊。

黑羽端起杯子,试探性的伸出舌尖沾了一点咖啡的味道,皱起了眉头。果然苦的无法下咽。

把杯子放回原处。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为了把你抓进监狱里去。”工藤顿了顿,有一瞬间还犹豫着怎么回答。回忆起无意间在门口听到的对话,想到没想脱口而出。

黑羽抬头看了工藤一眼,咽了下口水,“喂喂,你在生什么气啊?”

“我看起来像是在生气吗?”

“连脸上的表情都阴冷冷的。”

“大概是因为下雨天比较烦躁吧。”

工藤看着窗外道。黑羽把头搭在抱枕上,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他闭上眼睛,倾听着豆大的雨滴拍打房顶的声音。

咚咚——咚——

不规则的雨声、一群飞来落在窗边的野鸟的啼叫,还有沙发上传来的熟睡时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仿佛奏成了一篇美妙的乐章。

工藤从报纸上抬起视线。

他睡着了,那个喜欢经常出言调戏女性且闹腾的小偷。刚刚明明还在对着早饭发呆的。是睡眠不足?还是其他原因?

工藤走到沙发前,手敷上他的额头。

没有发烧。

黑羽的头靠在抱枕上,胸口伴着规律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因这几天的生病和颓废的心态,身体略显消瘦,薄唇毫无防备的微启着。

眼前的怪盗完全没了张狂的神态,一副病弱样。工藤感到心口隐隐作痛。

拒绝青梅竹马的约会邀请,空出时间来照顾他,安抚他的情绪。自己的事只字不提,却想了解更多的关于对方的事。工藤苦恼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我到底是怎么了?

明知如此。

——不过……再让我享受片刻这样的时光吧。

“快点给我好起来啊,笨蛋。”

他小声的说出口,但话语还没传到少年耳边,就在雨声中消散了。

—TBC—

评论(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