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未闻君名(五)

☆cp为新快

☆温馨向

食用愉快

第五话    若能抛去一切  不只是你一人  在某方面的迟钝

 
明明是该充满倦怠的早晨,睁开双眼,却感觉不到一丝困意。深吸一口气,仿佛能闻到雨的气息,时针转动的滴答声似乎要与雨声融为一体。 
 
不知是什么原因,空气似乎变得很稀薄。 
 
黑羽的呼吸愈发急促,猛吸几口气才换了过来,瞳孔有些失焦,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他用左臂支撑着,慢慢地坐起身来。 
 
第一件事情是对着窗外发呆。 
 
自从那次事件发生之后,他越来越频繁的看着窗外的发呆了。 
 
要记住一点,什么也不要去想,什么也不要做。黑羽在潜意识里称其为享受。放弃思考也是一种不错的治愈方式,至少还可以拥有这段短暂放松身心的时刻。 
 
事态已经变化的很复杂了。 
 
现在外面的消息是自己中弹了,生命垂危或是在修养期。那个组织肯定要杀自己灭口,指不定在黑羽宅的某一处伺机而动,寺井前往了英国。如果自己现身,身边的人也会遭到连累。可是要是一直不去上学,其他人就会注意到,其他人几句话就可以糊弄过去了,可是白马探会把这两件事情想在一起,推断出自己就是怪盗基德。一直不现身,正好应了他的推理,现身了伤口被发现,情况会变得更糟。 
 
怎么想都没法有一个万全的计划。 
 
这场人生注定以悲剧结尾。 
 
黑羽闭上眼睛,却无法集中注意力。如果要强迫自己过着这么艰难的生活,还不如死了算了。 
 
看着对面的白墙,那一瞬间安心的快哭出来。 
 
——表演该落幕了。 
 
 
 
今天,灰原仍是按时来给自己上药,黑羽对她的敬佩又多了几分。明明外貌是一个小女孩,却让人不自觉的有种长辈的感觉。 
 
“忍着点,痛就说出来。” 
 
“小小姐我发现你这个人虽然外表很冷,但是实际上却很会关心……啊——好痛——轻点……” 
 
“好了,风凉话到此为止。”包扎完伤口,她做了个stop的手势,收拾好医疗箱,起身走了出去。 
 
下手还是毫不留情啊。 
 
等着疼痛感消失了,黑羽稍微想活动下右臂,但不管做哪个动作都会牵扯到伤口。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重新躺下。 
 
万一伤好不了,那自己岂不是永远无法表演魔术了?这像是噩耗来临的宣告,黑羽的心情凝重起来。 
 
想点儿别的东西吧。 
 
大概……有多久没吃甜品了?他啧着嘴,根本回忆不出巧克力冰淇淋的味道,和舌尖上冰凉的触感。明明几天前才吃过的,却好像有几年一般。 
 
 
 
“你想过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一个唐突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黑羽有些吃力地直起背来,看向声音的来源。 
 
“你是猫吗,怎么走路都没声音?” 
 
“随你怎么说,”工藤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回答我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 
 
“你这样下去可真要变成废人了。” 
 
“大侦探,话不要太毒。等我的伤好了,小心我会把你家的咖啡机和速溶咖啡统统打包带走。” 
 
“你又不是没钱买。” 
 
“到时候我会把这些全倒到垃圾堆里。” 
 
工藤看着语气无精打采却努力使自己看上去十分严肃的黑羽,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 
 
“你在笑什么啦!” 
 
“噗嗤——” 
 
他认真抗议的样子很有趣。工藤不再忍笑,随意地放松下来。 
 
“出来吃饭吧。” 
 
 
 
桌上放着和昨日一样的早餐和咖啡,不得不说,工藤的饮食很规律。 
 
“怎么又是咖啡啊。” 
 
“……你不喜欢喝咖啡?” 
 
“当然,这么苦的东西我怎么会喜欢喝!”黑羽想起了那中苦涩的味道,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左手握成拳头,在桌上敲得咚咚响,像是一种抗议的表达方式。“我要吃巧克力蛋糕。” 
 
工藤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吃那种甜到发腻的东西。” 
 
“甜品才是王道。” 
 
“不,无糖咖啡才是。” 
 
“甜品。” 
 
“无糖咖啡。” 
 
 
 
最后还是去超市买了甜品。 
 
 
 
“谢了。”黑羽接过工藤手中拎着的一个装满甜品的塑料袋,兴奋的拆开其中一盒准备吃。 
 
工藤则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一边喝着泡好的咖啡,一边遏制住呕吐的感觉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忍不住叹起气来。 
 
——鬼知道自己在充满奶油味的店里给黑羽挑甜品时遭了多少罪。 
 
 
 
“对了,缠上你的那个组织,我拜托人去查过了。” 
 
黑羽捏着勺子的手正递到嘴边,一听到这句话又突然抖了一下。一勺子奶油就这么掉在了地板上。 
 
“……” 
 
“不要一脸嫌弃的样子,我等下会收拾干净的。” 
 
黑羽对着工藤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保证道,接着又挖了一大勺奶油送到嘴里。他尽力使自己看上去很轻松,可动作的生硬出卖了他。 
 
“那个组织和正在与我对抗的组织属于同一个boss麾下。” 
 
“就是那个上次差点儿把我炸死的?” 
 
“是。” 
 
工藤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沉稳的声音对黑羽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上次的事还真是挺对不起你的……” 
 
“现在道歉也未免太晚了点吧。” 
 
“是挺迟的,不过总比没有好。” 
 
“算下来你可欠我好多人情了。” 
 
“有吗?你以为我不给你放水,你能到现在还生龙活虎不被抓住?” 
 
工藤一脸诧异地反问道,随即收到了黑羽投来的白眼,和一句不快的嘲讽。 
 
 
 
“回到原来的话题——就算是同一个组织,那又怎么样?”黑羽挑眉道。 
 
“这就说明不只是你一个人在于他们对抗了,还有我、博士、灰原和大家。” 
 
工藤竭尽所能的对同伴这个词做着解释,黑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毕竟你一直是单枪匹马地行动,所以不知道有同伴在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也是正常的。——就是那种你值得信赖的,愿意把背后交给他的人。” 
 
“话说我们是宿敌欸,你凭什么要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 
 
整天一口一个宿敌的,这家伙对自己简直无时无刻不在戒备着—— 
 
工藤想到这儿开始烦躁起来,“如果真是真正意义上的宿敌,那我当初还救你干什么?你真是……笨蛋。” 
 
自己明明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却像个楞木头似的,无动于衷。 
 
 
 
“开玩笑的啦,我什么时候把你当成过真正的敌人。”黑羽说完露出令人舒服的笑容。“同伴是吗……嘛,感觉也不是很糟糕就是了。” 
 

—TBC—

评论(18)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