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粘着系男子的纠缠不休》番外

☆cp为新快/微白快

☆强行结尾系列

食用愉快

“怪盗基德,这次绝对不会让你逃走了。”

“一脸大气凌然的说出这种不切实际的话真的很可笑欸,工藤新一。虽然我不是怪盗基德,但我坚信他是不可能被抓住的。”

“我会证明你就是怪盗基德的。” 

“……我求你了别再说了消停会儿行吗?我快被你烦死了!”

 

快斗这段时间被新来的友好前座折磨的近乎抓狂,现在一看到前面坐的是工藤新一,上课连觉也不敢睡了,更别说是在课上写预告函,就连伸个懒腰都要先琢磨一下会不会被工藤新一作为找茬的契机。

 

“基德……” 

工藤新一面带严肃之色转过身来,导致快斗一抬头看见了一张放大几倍的脸,吓得连人带板凳向后倒去。就在他以为自己要重重的摔下去时,白马探及时的站起身来,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的椅子。 

结果椅子没事,快斗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白!马!探!椅子又不会疼,你扶椅子还不如扶我!有没有点同学情啊!” 

“不好意思没来得及。”白马探看着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大声嚷嚷的人,笑着伸出手准备拉一把。 

“有什么好笑的啊!”快斗气不打一处来,忍着头晕拍掉了白马探好心伸出的援手,因为后背的疼痛站起来时眼前一昏,脚下一个踉跄,又往地上倒去。 

“呜哇!” 

工藤新一叹口气,实在看不下去了。情急之下拉了他一把,快斗才不至于再次跌倒。“有时候我真怀疑你那四百多的智商是不是全都附带在怪盗服上。” 

“当然不……不对,我又不是……” 

白马探干咳了几声,表情诚恳,“黑羽君,关于上次说的文化祭的事,现在方便吗。” 

“什……”快斗回想起上次白马探没说完的话,原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有一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老师叫你安排文化祭,你要找我商量啊?”

“……这次的主题是鬼屋,我准备选一些人当工作人员。”白马探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并选择无视一旁散发着怨念的工藤新一。“我想请黑羽君扮演怪盗基德。”

“……啊?”

“怎么?黑羽君不敢,是因为会暴露什么吗?”

“假洋鬼子你脑子秀逗了啊,怪盗基德和鬼屋有半毛钱关系。”

“因为这样会吸引更多游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斗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扮演怪盗基德是吧,小意思。”

“……”

还说你不是怪盗基德?——来自工藤新一怀疑的目光。

“……”

要露馅了哦,黑羽君。——来自白马探看戏般的目光。

“我是说……演过很多次了所以挺拿手的。”

三人各怀心思。

文化祭当天。

学校门口——

“你们看啊,是、是基德大人!不……是黑羽君扮的怪盗基德!”

“哇啊真的好像真的基德大人耶!好幸福!”

“黑羽君也好帅啊,现在才发现原来学校里还有这么一位帅哥!”

“我我我先去要签名了!”

“喂,等等我,我也去……”

围观群众聚集的越来越多,把校门口几乎堵得水泄不通,保安来协助疏散人群,结果看到了人群中间被包围着的快斗时,也加入了围观群众的行列……

一路上历尽千幸万苦,亲眼验证了如狼似虎的粉丝们一波又一波的疯狂。终于抵达了教室的快斗表示,鬼都不知道自己在路上经历了什么。

一进踏进门槛,教室里的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快斗身上。

女生们的眼里开始冒桃心。

男生们开始起哄。

糟糕。

“……饶了我吧。”

且不说基德追求者们潮涌般的“攻击”,就连平常对怪盗基德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关心的青子此时都要来掺和一脚。

“啊,是那个可恶的小偷!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说完,没等对方反驳什么,拿着扫帚当头抡来一棍。一旁沸腾的同学们顿时傻了眼,不再喧闹下去,安静下来准备活动的道具,时不时往这里瞄几眼。

“等、住手……青子是我啊!黑羽快斗!”

地板没有幸免于难,被砸得凹了下去,快斗侧身勉勉强强躲过扫帚,估计以后都得留下心理阴影。

“快斗?原来是你啊……”

“笨蛋青子,我是因为这次的活动才扮装成怪盗基德的啦。”快斗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要不是我躲得快,早就变成一滩肉泥了!青子你也真是,至少要等别人把话说完嘛。”

“好啦这次是我不对,不过快斗你现在就像真的怪盗基德一模一样欸。”

“嘻嘻,扮演的越像,效果才越好。”快斗隔着单片眼睛笑得灿烂,“哦呀哦呀,青子今天穿的还是白色的内裤啊……真是的,明明叫青子。”

“你!你!”青子的脸憋得通红,已经想不出有什么可以骂的词了,在空中挥舞着拳头,“怪盗基德才不会耍流氓!”

“这可不一定!”

 

“黑羽君,这次你迟到了一分零九秒才到教室。”

又是这种讨厌的语气,不用猜也知道是……快斗不情不愿的回过身去,“怎么,又来找茬啊白马探。”

“作为本次活动最大的彩蛋部分,你迟到了整整一分零九秒——”

“你是不知道基德的粉丝有多疯狂。”快斗耸耸肩,表面上无奈的撇了撇嘴,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的。

“工作人员要提前入场,正好你去熟悉下流程,地图给你。”

快斗应声接过了地图,“我先进去准备着了。”


天花板上粘着一张张垂下来的纸条,每张纸上写着乱七八糟看不懂的符文,看起来像是什么邪恶的咒语,凑近了似乎能听到细小的哀叹声,但很快被其他同学发出的吵闹声所掩盖。一定又是小泉那家伙提议的。快斗无奈,用手撂开挡住视线的纸条,往深处走去。

整个屋子的主色是红蓝黑,光线很暗,盯得时间长了眼睛会很不舒服。走了一段弯弯曲曲的路,看到了穿着怪异服装误把自己当成游客的同学,和正在穿怪异服装的同学,还有试图穿上服装却发现小了一号于是苦着脸干坐着的同学。经常能看到墙上挂着恐怖的鬼娃娃,应该是那些女孩们自愿捐出的布娃娃,上面再蘸上些番茄酱,用马克笔画上浓浓的眼影。

按照地图,前面应该是工藤新一的待命地点。没有画出这里的坏境装饰品什么的,但写了工藤新一他要扮成……一个僵尸?快斗看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是有够蠢的啊,这么看来,还是我的装扮正常一点。”

前面的洞口突然窄了起来,左右两边都是空的,快斗不得不用手撑着墙壁来保持平衡。皮肤刚接触到墙体,快斗便一个激灵缩回了手。

等等……

这粘稠的触感……该不会是!

他深吸一口气,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了周围——

 

墙壁上粘满了鱼形装饰品,无论是外形、触感都和普通的鱼没有什么差异,可以说是非常逼真了,只是没有鱼腥味。快斗一下跌坐在地上,吓得脸色惨白,差点直接晕过去。然而噩梦不止到这里结束。地上同样是又湿又黏,遍地到处是鱼的模型。

“地图上怎么没有讲这段路的装饰是鱼啊!这是谁安排的我恨你一辈子!”

 

现在的问题是,满地是鱼,快斗根本无从下脚,寸步难行,别说是前进了,就连后退都无法做到。都怪自己刚才没有发觉到,此时察觉到时已经走了好一段路了。

堂堂怪盗基德被困在一堆玩具鱼的中间,不知旁人会作何感想。

但是如果有人来看到了,那么全班同学就会知道自己怕鱼,知藤和佐佐木两个损友肯定会拿这个来调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面子就不知道往哪儿搁了。最重要的一点——谁知道那两个侦探会不会兴致勃勃的干出把宝石安排在水族馆这种龌蹉的事?

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最终,快斗认怂了。

“救命……”

 

“额,基德?你在这儿干嘛?”

“大侦……工藤?不、不干嘛啊,我在这里闲逛而已。” 

“闲逛?”工藤新一对他的用词产生了很大的疑问,“活动都快开始了你还在这儿闲逛?我记得你应该在里面的房间待命吧。” 

“是啊,那我就先走一步……”

转过身,一张巨大的鱼脸出现在眼前,来了个猝不及防,快斗瞬间瘫在地上,目光呆滞地指着前面,愣是说不出半个字。 

“哦呀,这是中森同学力荐的装饰品,起先我觉得不怎么吓人,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怕鱼啊。”工藤新一慢慢走近,弯下腰来一脸玩味地看着快斗,“怪盗基德竟然会怕鱼,这可真令我意想不到……”

“谁说我怕鱼了!我只是……刚才没看到,突然发现原来还有这东西,才会被吓了一跳!”

“真的?”工藤新一挑眉看着他,随手捡起一条“鱼”,凑到快斗面前,“不、怕、鱼?”

对方没有作出答应。

眼泪滴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辨。

“喂,你不会这点程度就吓哭了吧……”

“……”

“等等,你先别哭啊……”工藤新一慌乱起来,扔掉了罪魁祸首。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毕竟是自己先把别人惹哭的,他的大脑一阵发热。

对了,以前兰哭的时候,自己都做什么来安慰她来着? 

工藤新一怔怔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把快斗搂到了自己怀里。

“……”

“……”

 

就在两人保持着无比尴尬的姿势不知道谁该先动的时候,女性的尖叫声打破了僵局。

“哇啊啊!工藤新一和‘怪盗基德’抱在一起了!好养眼啊幸福到升天!”

“哪里哪里?哦吼吼我就说他俩有一腿!”

更多的游客涌了进来,人们的议论声和相机的快门声不断在耳边响起,只有先进来的一批拍到了历史性的一刻,后来的人只能看到早已分开得远远的、不约而同的脸红二人组。

“请问工藤君你和黑羽君是恋人关系吗?”

“发展到什么关系了?”

“谁攻谁受?”

侦探和怪盗全程装傻,可怜的快斗活动结束后仍处于还未从惊吓中缓过来。

虽然当时人太多挤不进去,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这次举办的活动意外的受欢迎呢。白马抬头望天。真是多亏了黑羽君啊。

—END—

可怜的少爷被绿了都毫不知情……

评论(12)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