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未闻君名(六)

☆cp为新快

☆温馨向

食用愉快

第六话    雷  天使  捉摸不透

黑羽是被闪电惊醒的。

滚滚的雷声紧随着刺眼的电光出现,像是揉·捏塑料袋发出的声音被放大了一百倍。黑羽曾经滑行时差点被闪电劈中,幸则只烧焦了滑翔翼的一角,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事故。但自从那次以后,他变得对雷十分抵触,也养成了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打雷下雨天坚决不发预告函。

住在工藤宅的这几个月,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绷带也拆掉了,右手稍微可以派上点用场,吃饭时也不用担心送到嘴边的食物因手一抖而撒到地上去。

吱呀——

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了,灰原的手里拿着记录本和笔。看样子是来观察工藤新一服用解药后的情况,顺道看看自己的。

“小小姐今天起得这么早啊。”

“还早吗?今天因为博士,我来的可比以前还要晚。”灰原斜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黑羽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七点三十五分。

“欸?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可能是乌云遮住了阳光的缘故,窗外还是那么阴暗。黑羽一向习惯看天色判断时间,像这种情况却意料不及。

朦胧的重影让他睁不开眼睛,黑羽用手掌使劲搓了搓脸,头脑似乎清醒了点。

灰原抱着双臂倚靠在床头柜旁,目光若无其事地略过黑羽的右肩,很快便移了开来。

“怎么样,你们进展的如何?”

“什么进展?”

“你和工藤。”灰原轻笑道,“别装愣了,我早就看出来工藤对你有意思,想必你也已经有所察觉了吧。”

“我和……他?你说的'有意思'不会是……”

黑羽不明白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但灰原没接着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离开了。她到底在指什么,这让黑羽十分在意。

“工藤,你该不会还没告白吧?”

灰原关上房门,转而对坐在沙发上的工藤说道。对方懒散地转过头来,沉默。电视里新闻的音响环绕在周围,让尴尬的气氛得到一丝缓解。工藤单手撑着脑袋,故意躲开了视线交集的一点。

“早该知道的,你们两个都是不会坦白的类型。”

“嗯哼。”工藤不可置否地耸耸肩。虽然已经在脑海里排练了上千遍场景,但在现实生活中总是张口结舌。喜欢什么的,果然还是说不出口。

“你家那位怪盗也真是迟钝,一点也看不出来你对他的特殊待遇。”灰原边说边朝门口走去,看向工藤的眼神中带着嘲讽。“或者说,是你表达的不够,他才体会不到?嗯?”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灰原叹气,不禁为工藤的情感问题担忧。在关上门的一瞬间补充了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单手撑脑袋那种看上去很傻的姿势不是跟黑羽学的。”

工藤怔了一下,脸颊开始发·烫。

“工——藤——在家里闷死了,我要出去散步。”

黑羽整个人趴在沙发上,手里摆弄着勺子,一点一点地挖着蛋糕。思考再三,还是把布丁最上方的那颗草莓留到最后吃。白·皙的小腿一上一下有规律的摇晃着,身上的衣服穿的十分随意,宽松的衣领使得半个肩膀露·在外面。

工藤想了想貌似有什么不对,若有所思地盯着黑羽。“我说你,”终于想起来不对之处,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一把拿起蛋糕,塑料包装在手中捏得咯咯作响,“这是今天第几个了?”

“第、第三个……”

“我说过了,一天只能吃一盒。”

“喔——”

工藤看着手中被吃了一半的蛋糕,心里隐隐作痛。家里迟早要被他吃穷。回顾两人的互动,让工藤总有种家长带孩子的错觉。看向窗外,天不知什么时候晴了,天上那朵遮住阳光的乌云也不见了踪影。

“你先把这盒蛋糕吃完,然后我带你去公园。”

“嗯,走吧。”

“叫你先把蛋糕吃完……嗯?蛋糕呢?”

“吃完了。”

工藤难以置信地看着空空的塑料包装,回过神来,黑羽已经换好出门的衣服了。无奈地帮对方抹掉嘴角不小心沾上的奶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走吧。”

大雨过后,公园的空气格外清新。地上残留着少许的积水,走过时都得小心翼翼的,鞋子里进水的感觉可不好受。当然,还有些小孩子偏偏想从水上踏过去,溅起几厘米高的水花。

黑羽坐在长椅上伸着懒腰,手臂大幅度地展开来,打到了坐在身边的工藤的脸。前者没有注意到,后者也没说什么。

“空气真好啊——”

双手合十,不知用了什么把戏,再次打开时出现了一个袋子。

“这是你的魔术道具?”

“啊,看好了。”黑羽从袋里拿出一点石子般大小的饲料,洒在地上,在树上休息的一群鸽子闻到了气味便扑棱着翅膀飞了下来。

捻一点饲料放在右手手心,一只不怕人的鸽子飞了过来,落在手掌上专心致志地进食。工藤紧张的看向黑羽的右肩。还好,这一点点重量不足以牵扯到伤口,倒是那不安分的短喙啄得手心发痒。黑羽忍不住笑起来,伸出左手轻轻揉着鸽子蓬松的羽毛。明明是野鸽,却像和他很熟一样,在他面前显得特别乖,没有一点反抗的动作。

黑羽见工藤光是发愣,一动也不动,便把袋子递到他面前,“你要试试吗?”

工藤学着黑羽的样子,从袋子里掏出一大把饲料,准备撒在地上。

“等等,你拿的太多了吧。”黑羽拦下了他,从他的手里捏起一小堆,举到工藤眼前,“每次应该撒这么多。”

“那喂饱它们岂不是撒很多次?直接把一袋倒在地上让它们慢慢吃不就行了?”

“所以说你这个人真是没有情调啊——”黑羽用半是无奈半是责备的语气说道。地上撒的饲料已经被吃完了,一群鸽子围拢在黑羽的脚边,讨好似的蹭着,后者则把手里的那些饲料再次丢下。“你看,这样不是更好玩吗?”

“看起来你很受鸽子欢迎啊。”

“我家养了很多魔术表演用的鸽子,貌似已经变成了容易接近它们的体质了呢。”

一袋子饲料全喂光了,鸽子还是赖在黑羽身边不肯飞走,围着他乱飞,赶也赶不走。黑羽倒是很有兴趣的样子,甚至给每只鸽子都取了名字。坐在他身边的工藤也少不了被鸽子干扰,只是没有明说出来,默默地把最过分的那只抓在手里。

——听说雨后和野鸽汤很配呢。

“新一……真的是你吗?”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工藤恍似如梦初醒的抬起头。

“……兰?你怎么在这儿?”

女孩的手里拿着塑料袋,里面装着蔬菜,看样子是刚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真是的,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她不快地责怪道,表情却看上去很开心。

“怎么了工藤,你在和谁说话?”

兰这才注意到工藤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和工藤长得一模一样,头发有些凌乱,却显得十分合适。当那人从鸽子堆里探出脑袋时,她被小小的吓了一下。

“新一的亲兄弟?”

“不,只是巧合,长得很像而已。”

黑羽眯起眼睛端详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看戏般调侃道,“哎工藤,这是你的小女友吧。”

“别乱说,我们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工藤不慌不忙地接了话茬。

普通的青梅竹马?兰的目光一紧,期待的眼神不动声色的黯淡下去。抬头,努力维持住微笑,“是啊,只是普通的朋友。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再见。”

步伐沉重,慢慢地连移动一点都很困难。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了。

刚才可能是告别得才匆忙了,以至于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喧嚣着——还想再看他几眼。

兰转个身躲在离长椅只有一点距离的树干后面,伸展的树枝和茂密的树叶真好遮住她的全身。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只是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

“我饿了,回家吃午饭。”

黑羽站起身来,停在他身上的鸽子似乎是知道他要走了,飞落在了一旁的树枝上。

“等等——”

“干嘛?”

工藤一手按住对方的肩膀,从对方耳侧的碎发上捻起一根白羽毛。“刚才那只鸽子落下的。”

“哦呀,是吗,我都没在意。”

黑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抬头,工藤心不在焉的看着羽毛发呆。黑羽也不知怎的,下意识的抬起手,弹了一下对方的额头。虽说力道不重,但足以让人瞬间清醒。

“喂喂,很痛欸!”侦探吃痛的捂住额头,捏着羽毛的手也松了开来,羽毛缓缓地飘落在地上,一阵风来,已不知飞往哪去。

“我没用多大力啊?”

“不信你自己试试。”说完,抬起手迅速反·击了回去。对方猝不及防,被正正打·中。

“唔啊,好痛……你刚才绝对是力道更重地弹了一下吧,工,藤,新,一?”

“我保证,真的没有……啊!你又打我干嘛!”

“切,活该。”

两人打打闹闹的往远处走去。

就像……恋人一般。

“为什么……新一……”

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看着他俩的背影有些失神,心里恍惚间感觉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新一和他,只是朋友吧。毕竟两个男的……想到这里,她缓缓的舒了一口气。一定是自己太多虑了。

—TBC—

终于!发上来了!

还有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词也可以是敏感字眼?【抖抖抖

评论(1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