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今天也在咕咕咕

【3/4组】今天寺井不在家

☆3/4组  all快向

☆设定为四人高三年龄,同一所高中。黑羽不是怪盗,其余三人是侦探。

☆黑羽负责逗比,工藤负责冷场,服部负责被黑,白马负责正常(偶尔痴汉属性暴露无遗

☆有病向

食用愉快

01

“今天寺井爷爷不在家。”黑羽满怀期待地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各自忙各自的三人。

“所以呢?想背着爷爷偷偷地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工藤的视线从一堆嫌疑人的口供本上抬起来,看着黑羽的眼神极为复杂。“例如……”

白马和服部一副原来如此状。

“黑羽君原来是这样的人。”白马点点头,放下手中的流程册,速速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小红本记录了下来。

要说这小红本是干什么用的……黑羽曾经无意间看到过里面的内容——关于自己的详细到变·态的资料,包括喜欢什么害怕什么,最喜欢在什么时间睡觉等等。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也是从那次开始,黑羽对白马的看法产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货根本就不是个绅士。

“白马你又在往你的本子上记什么变态的东西!”黑羽扑过去把本子抢了过来。虽然没必要说是抢,因为对方根本没有做出动作。他像是指着什么罪恶的证据般,指着本子上的内容,脸色发紫。要不是自己的情绪控制力好,怕不是要被这损友气死。“'趁监护人不在会看A·片'?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哈哈哈没关系黑羽,反正……青春期的男性……做那种事是正常的。”服部干涩的笑声显得场面更加尴尬。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你们一天到晚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猥琐的事情!”

02

“黑羽君到底想说什么?”白马在黑羽的强烈谴责与一系列实行的报复下,终于选择在本子上划掉了那一项。

“没有了管家当然是做一些平常不能做的事……”黑羽扶额。看着面前的三位一点也不活跃的侦探,兴致大不如刚才。

服部作为四人中唯一一个思维跳脱到能与黑羽相比的人,果然不负众望的和他想到了一起去,“我知道了!开party!”

“好样的终于有人懂我了!”

“没时间。”工藤拍了拍桌上的口供和线索,示意道,“这么多足够我忙的了。”

“……”

“工藤新一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你用半个小时就能搞定。”

黑羽一语道破,被点名的人则厚着脸皮装淡定。无奈,转向下一个目标,“白马……”

“抱歉,我也没时间。”白马探扬了扬一旁的活动安排流程册,手中的笔转来转去愣是没写一个字。“你别忘了学校的活动是由我来策划的。”

“我刚才不是看见你写完了吗?!”对方低下头去装作没听见。黑羽气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好不容易能办个party你们都不去!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黑羽,你刚才……是不是把我漏了。”服部幽幽地举起手来。

“不好意思,刚才没看见。”

“没看见?这么大个人在这你说没看见?”

黑羽走上前,扶住服部的肩,“服部,作为朋友,我的派对你一定回来的吧。”

“当然啦,有派对我肯定去啊!”服部拍了拍胸口,一脸慷慨。注意到黑羽这次竟然没有叫自己大阪巧克力,想想都有些小激动。

“反正两个人也是派对……”

“就我们两个参加也没问题……”

服部和黑羽,击掌达成共识。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要独处?某二人以敏锐的洞察力和超出常人的智商,迅速反应过来,发现此时并没有这么简单。

“哦呀今天的案子好简单啊,不到半小时就破了。”工藤新一挥笔快速在结案册上写下犯案手法和犯人姓名,整理好所有口供,“黑羽,我也去派对。”

“好、好啊,人越多越好。”对于工藤突然而然的热情,黑羽表示受到了小小的惊吓。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万年侦探党竟然有一天会选择出去玩而不是宅在家里熬夜补完全集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不禁感叹工藤新一终于开窍了。

“我发现今天文思泉涌,流程什么的一下就写完了呢。黑羽君不介意派对再多来一个吧?”白马把钢笔和流程册放回到包里,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03

“嗯?什么情况?怎么我一要参加黑羽的派对,他们就都要来?”服部满脑子疑问,觉得自己180的智商已经不够用了。

“所以啊,工藤,白马,你们该不会……喜欢服部这家伙吧?!”黑羽面色难看的像见了鱼,“啧啧啧……品味真是……”

“黑羽你这什么脑回路……”工藤面无表情的吐槽道。

“工藤君说的对,怎么可能喜欢这家伙……”

“WTF?什么叫'这家伙'?过分了啊你们!还有没有点同学情?”什么都没做却莫名其妙又被黑得体无完肤的服部掀桌。

04

晚上7点。

“然后呢?你说的派对就这样?”

“你们这个样子,派对气氛当然全没了……”

黑羽生无可恋的看着三个坐在沙发上一脸惬意甚至无聊到开始思考人生的侦探。

他开始怀疑自己可能是交了假朋友。

05

“要说派对嘛,吃的是必不可少的。”黑羽一本正经地讲着他的经验,另外三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可是我们都没买啊。”平次伸出空空的两手说道。刚才来的时候太匆忙没想到这一点,很少参加派对的白马和根本没参加过派对的工藤就不用说了,更不可能想到。自告奋勇的站起来,“要不我现在就去附近的超市买些过来?”

“服部你太天真了,黑羽家怎么可能没有零食。”工藤走向冰箱,打开,第一层是布丁,第二层是蛋糕,第三层是奶昔,第四层是雪糕。

“果然是我太多虑了……”

06

“工藤新一,收回你那嫌弃的表情,爱吃不吃。”黑羽不快地拿起了放在工藤面前的蛋糕,自己吃起来。

“黑羽,这雪糕好好吃哦,在哪儿买的啊?”

“在这附近的超市就可以买到,每个月第一天下午会供一次货,一般我就在那个时候买很多存起来……”

“真的吗?派对结束我就买些回去。”

在吃的方面,他们俩聊的最欢。

工藤和白马因为不了解也没什么兴趣,根本插不上话,完全被孤立,对服部的嫉妒指数直线上升。

聊得正开心的服部感到背后黏着两股阴冷冷的视线。

07

果然派对最适合的就是打游戏了。

“黑羽,这是什么?”工藤拿着一张游戏光盘,包装上的游戏名和介绍被一个方方正正的“赠送品”贴纸给牢牢盖住。

“不知道,以前收拾屋子时就看见了,没打开过。”

“既然没玩过,不如今天就玩玩这个吧。”服部提议。

“好主意。”白马赞同道。

那就玩吧,黑羽毫不犹豫的把光盘放进游戏机里。

某些的好奇心你可能无法理解,但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可一定要相信。

一定要相信。

08

随着屏幕一黑,游戏界面慢慢显现出来。

“啊嘞?英文的?”黑羽凭着自己所学过的英语,勉强分清了“开始”“简介”和“设置”键。简介里只有几个字:恐怖游戏,心脏病患者慎入,建议调小音量。

“恐怖游戏啊……”黑羽咽了咽口水,“你们……有人是心脏病患者吗?”

“黑羽,你要是怕的话可以把声音开小一点。”

“说得好像我害怕一样!明明是你的声音在发抖好吗!”

服部没等黑羽吐槽完,拿起操纵器进入设置把音量调成了40%。

开始有几行英文,黑羽和服部正在试图翻译出是什么意思。工藤淡定的看着他们苦思冥想。

“黑羽君,这个可以跳过的,没什么用。”白马拍了拍黑羽的肩。

“……”

开始是一个酒店房间里的景象,只有一些简单的摆设。桌上有一张纸,似乎可以查看详细内容。黑羽操纵着摇杆走过去,纸上是一篇日记。

“还是英文……”服部扶额,“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英文了……”

“白马。”

白马快速浏览了一遍,“没用,跳过。”

09

出了房间,是一条走廊,走廊旁边有很多房间,门紧闭着,墙上的花纹看的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一扇门打不开,其他的门也不用去试了。”工藤冷静地分析道。余光下,身旁的黑羽操纵摇杆的手在微微发颤,“黑羽,你在紧张什么?”

“谁……谁紧张了?”

往右拐弯,寂静的走廊仍是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但这反而让人感到更心慌。仔细看,走廊尽头的灯毫无规律的一开一关,地上放着一张纸。

捡起,还是一篇日记。

“这段话有些……应该说是莫名其妙?根本无法汲取到什么信息。”

黑羽无语地放下日记,视角转向背后。

嘭嚓——

“啊啊啊卧槽——”

走廊突然黑了下来。灯泡碎的音响大得超乎预料,让在场四人吓了一跳。不过比游戏音效更高的还是黑羽突然而然的尖叫声。

“黑羽你瞎叫什么啊!”服部抚着胸口,刚才心脏差点被吓得蹦出来,“怕的话你就别玩啊!”

“谁怕啦!只是画面突然一黑……被刺激到了而已!”

白马捡起了刚才被黑羽手一滑丢出去还打到自己的脸的操纵器,递给黑羽,“这游戏明明调小了声音怎么还是那么刺耳?”

“幸亏已经调成40%了,100%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工藤揉了揉自己被震得生疼的耳朵。作为离黑羽最近的人,吃到的苦头比其他人都多。

“黑羽君,要不把音量再调小一点?”

“这游戏……好像一旦开始就调不了音效了……”

“……”

“……”

10

“你们看,右边的房间门开了。”

“肯定是要玩家进去的意思吧。”服部一副故意想吓吓黑羽的样子,压低了声线缓缓的说,“说不定进了房间后会突然出现一个死人哦……”

“闭嘴,我不想听。”

自己选的游戏,跪着也得玩完。

“不是跟刚才一样的房间吗?”黑羽围着书桌观察了一圈,没有日记纸。这次放在床上。

走过去,突然镜头一个踉跄。

被吓得手一抖的黑羽,有那么一瞬间真想摔了这操纵杆,抱着抱枕蹲在墙角冷静一会儿。一旁的侦探们却一点儿也没吓着,还貌似很兴奋的样子。

“镜头刚才是不是晃了一下?这是人物不小心绊到了的意思吧。”

“连这都考虑到了,设计者还是挺用心的呢。”

“同时还能增加恐怖氛围,不错不错。”

“你们真是够了!现在是夸设计者的时候吗!”

11

“这次纸上什么都没写。”已经在同一个坑里摔了两次的黑羽加强了戒备,小心翼翼的端详着屋内,“门被锁起来了。”

“恐怖游戏里用烂了的手法。”工藤打了个哈欠,神态自若,“打开衣柜。”

黑羽照做,打开后倒抽一口凉气,不禁佩服起工藤,“不过……又是走廊啊……”

走进去,回头时衣柜的出口已经不见了,被一堵墙封死。只能在走廊里行动了。

“地上在冒烟。”白马皱了下眉头,往一旁看,黑羽的脸色已变得煞白。

刺耳的鸣笛声猝不及防地响起。接着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灯一排排的黑了下来。

咔——

12

“画面……恢复正常了?”走廊里的灯又亮了起来,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黑羽稍微缓了口气,努力平复着呼吸。刚才差点又要叫出声来了。

刚走两步,捶墙声又响了起来。不过比起之前的惊吓,还是略显平淡了点。

“走廊的烛台上有一把钥匙,应该是用来开旁边的一扇门的。”白马一眼就看到了重要的地方。

黑羽拾起钥匙,对着门锁试了一下。“啊,开了。”

这次的房间和之前两个不一样了,没有任何家具,方方正正的房间,房间的另一边没有灯,漆黑一片,不知道有什么。

摇篮曲突然响起,尽管曲调很温馨,但在这里只会显得更加诡异。一片漆黑中,一个婴儿床自己滑了出来,却没有婴儿的踪影,只有一张沾血的日记。

“'我认为这么做能够帮助到我,但我仍然无法睡着。我必须做点什么……我需要你'……”白马翻译着纸上的英文。尽管是这样,还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纸边角沾到的血迹令人不寒而栗。

“这里应该暗示着婴儿被杀了。”黑羽奇迹般的发现自己竟然还能思考。

“是的。不过剧情主线太模糊了。”工藤把翘着的二郎腿换了一边,“完全就是为了吓人而制作的,画面和音效上才会下如此功夫。”

13

走出房间,地上还有一张纸。

——I'm coming for you.

总算是有这么短短的一句话能够让黑羽读懂了。不过他慢慢发现还是读不懂好一点。

“这个……是不是暗示着……前方有高能?”

“应该是这样。”工藤看了看黑羽,看了看屏幕,最终选择捂住了耳朵。侦探的耳朵可是很重要的,栽在黑羽的鬼哭狼嚎里可就不值了。

14

刺耳的鸣笛声再次响起,捂紧耳朵却还是能听见。此时走廊里出现了一部电梯,电梯门缓缓打开。

“快!有电梯!”服部激动的指着屏幕上那个光电。一般这个时候游戏接近尾声,就不会再出现什么高能了。自己的耳朵也可以放松一下。

有电梯说不定就能下去了。黑羽总算是松了口气,戒备完全放松下来。

得救了……吗?

15

电梯门根本关不起来,显示屏上的楼层在不断变化,最后停留在了这个数字上。

——666。

“'666'?这什么意思?”

“在国外指恶魔。”白马摸摸下巴,低着头若有所思。这游戏没有这么简单。

屏幕一黑,几张放大的狰狞面孔突然出现在上面。

“唔啊啊啊啊!!!”

16

“黑羽你没事吧……等等怎么还哭了?”

来自见过太多杀人案而一点儿没被吓到的工藤新一的关心。

“别,别哭啊……只是个游戏而已!”

来自跟着工藤新一见过太多杀人案而吓到了一点的服部平次的关心。

“来,纸巾擦擦……别哭了黑羽君……”

来自刚才被黑羽失手丢出的操纵器砸到而向后仰去好不容易爬起来根本没看到画面的白马探的关心。

—END—

其实这篇文是木下的真实经历改编的。早上爬起来,因为无聊找了一个玩过的人都说很恐怖的游戏。

然后……全程高能啊啊!!!

特别是结尾,本来进了电梯间以为游戏快结束了,结果发现那才是这游戏最高能的地方。先不说突然出现的那几张人脸,就连制作人名字什么的都放出来了,这游戏还要在这之后突然蹦出一个人头

要死要死要死……

然后像这样躺着思考了很久人生→_(: I 」∠)_

评论(32)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