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你可能需要一个吻

食用注意:

太闲了怎么办?当然是要撩工藤啊!【黑羽语】

本来是准备写七夕情人节的,结果上网一搜发现日本只有情人节(2月14日)和白色情人节(3月14日)……

于是产出了一篇和七夕没多大关系的短小且丧病的贺文。

食用愉快

早知道就不坐地铁了。

工藤用余光盯着自己身旁不顾场合侬侬我我的情侣,散发的怨念都快要形成固态了。虽说不是因为别人有情人这件事,真要比的话,基德可比其他人好太多了,怎么也轮不到自己来嫉妒。

碍于侦探与怪盗的身份,他们没有急着确认关系,却有着超越宿敌甚至朋友的关系。没有和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毕竟都不想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正因为有了这种“怪盗基德正牌男友”的自信,没当有些女孩说自己想嫁给怪盗基德并开始无限脑补时,工藤总会忍不住提醒她一句:

“不要想了,怪盗基德有恋人。”

不过接着问题就来了,工藤不知道基德的真名、地址,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只是按照他的样貌推测出是高中生的年纪。基德自己也总是扯开这个话题。

明明有恋人,却不能像普通的情侣那样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还是神秘一点更刺激嘛,有句话叫做距离产生美。不可置否,和国际大盗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是非常刺激的一件事。

“哇!”“你看那边——”“现充去死……”

侬侬我我就算了,现在还亲在一起了。只见男人和女人抱在一起,忘情的接吻着,围观拍照的人数越来越多。

难道你们不要脸吗?工藤心里吐槽着,不动声色的往另一边挪了挪。谁都不想在这种视频里上镜,且在这对情侣身旁散发着看似是单身狗的清香。

想起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基德在日常里……使劲晃了晃脑袋,强行使大脑清醒几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痴汉了?

即使不在地铁上,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地铁站,又是一个适合情侣调情的地方。

“张嘴,啊——”

“嗯,这个寿司真好吃欸。”

“是吧是吧!”

工藤开始有点怀念杀人事件了。

没错,工藤承认自己就是嫉妒了。在地铁站秀恩爱的情侣都去死吧。

“新一——”

转身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个看上去很熟悉的金发的女孩,朝他笑得灿烂。

“你是?”连气场都很熟悉。工藤努力抛开周围环境的杂音,回想着。

“什么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对了,上次在铃木宅看到的那个笨手笨脚的女仆?不过自己当时是以江户川的形态出现的,这么说来她应该并不认识工藤新一……

“濑户小姐?或者说,怪盗基德?”工藤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走近了几步。现在能看到全身了,橙色和黑色相间的服装果然很适合这个角色。

“你到底私藏了多少件超短裙,嗯?不会被当成变态?”

“不觉得很可爱吗?”基德扯过工藤的手臂搂在怀里,演得像极了一个娇小的女孩,仍然用着甜腻死人的声线,“我可是看你寂,寞,得不行,好心好意才过来关心一下你啊。”

“……你跟了我一路?”工藤皱着眉头,没有抽回手臂,任由基德搂着。“要是有人不知情的话,这可是会被当做跟踪狂的。”

基德脸立马黑了下来,愠怒地盯着对方明显是在忍笑的脸。搂的力度松了几分,撇开头嘴里不满地嘟囔着,“嘁,真是个情商负数的笨蛋。”

“开玩笑。”工藤哑然失笑道。

基德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刚才你在地铁上的时候,看到就坐在你旁边的那两个人了吧。”

“怎、怎么?突然提起。”

“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想,我可是一直在观察你的表情哦。”基德挑了挑眉,得意地欣赏着工藤微微发红的耳根。

“是吗?那你都观察到了什么表情?”工藤把声音压低下去,强装淡定道。

“很精彩哦。就是那种先是被惊到了的样子,然后变得面红耳赤……”基德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忆道,声音简直要飘起来一般。像是故意想让其他人听见似的,说得很大声,眼底的笑意渐渐显露无疑。

“还有我们纯情的工藤君看到接吻的场面后,一脸‘没有喜欢的人在旁边超寂寞啊’的表情。”

工藤很不争气的脸红了。“你给我差不多……唔——”话还没说完,嘴突然被堵住了,像是蜻蜓点水般短暂的一个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结束了。

这是被调戏的最狼狈的一次。工藤当意识到自己又被戏弄了后,露出了少见的痛心疾首的表情。

“你想要的就是这个吧。”基德煽风点火般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嗯……作为一个小小的礼物。”

“那么我是否应该给你一个‘回礼’呢?”工藤这一次吸取了教训,挂上了属于侦探的自信笑容,在气场上压制住对方。

“嗯?”

“比如……”工藤一只手搭在基德的肩上,伏到对方耳边:

“天色也不早了,你今天就不要急着回去了。”

—END—

评论(13)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