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聋哑之人 短篇HE

食用注意

短篇HE完结

人物非完全性死亡【这个看到结尾就懂什么意思了

轻度抑郁

食用愉快

—聋哑之人—

——Unable to hear or utter sound.

“请问工藤先生在家吗?啊,您就是工藤先生吗?不,不是广告电话。这里是丁户总医院重病监护室。
我先告诉你一声哦,你刚带来的病人不大好啊,医生说他的情形比较危险……什么?您知道了?好,您知道了就行了。”

“喂?工藤先生吗?我跟你说哦,那位病人不行了,希望你马上来医院一趟……心率已经很不稳定,医生说实在是很危险了。再不来,恐怕就……”

“这里是重病监护室,我是主治医生……是的,病人已经……时间是两点半,我们曾经努力抢救,可是……
伤口大量出血,没有办法。我们刚将子弹取出,病人就……有一位自称是病人亲属的小姐一直守在这里……什么?你就来办理手续?好极了,再见。”

电话那头的声音戛然而止。

咚——

满腔的委屈与愤怒通过捶击桌面这种愚蠢的方式发泄出去,随即而来的是从拳上传来的、相同力度还击回来的阵阵剧痛。

“只会用这种畏畏缩缩的方式来宣泄情绪吗?日本的救世主先生?”女孩咬字清楚,冷眼抱着臂站在门边,“我说过的,以他的伤势来看根本救不了。这不怪任何人,包括你在内,他们都无法改变事实。”

“我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我只是在怪我自己。”

明明当时自己只要早一点发现。

明明还差一点就能挡在他的前面。

双脚如同不受控制般平稳而急促地向前走去,道路一直向前延伸着。被巨大的紧迫感压得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迎面走过来的女孩深低着头,红色的发丝有些散乱地披在肩上,没有看见自己一般粗鲁地撞开肩膀走过去。

“喂,”在工藤纠结着如何不引人注目且表现自然的叫住对方时,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毫无礼貌可言地用手按住她的肩膀强行扳过来。“在楼顶的那个时候,打电话给我的人是你吧。”

“哪个时候?别开玩笑了,我都不认识你。”

她一掌将肩上的手挥下来,竭力伪装起的冰冷声音显不出一丝破绽。“我还有事情,如果你要搭讪的话请另寻他人吧。”

工藤不急着反驳什么,像是事先预料好的,熟练地掏出了外衣前口袋的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力地按下几个键。随着拨号提示音的响起,在这随后紧接着响起的还有她的手机。

“不过你也真厉害啊,就好像早知道了会发生这样的事,连之后该怎么做都准备好了。那时候接到电话我还吃了一惊呢。看来你也不是什么一般人,如此的了解一个国际大盗。”

“……我当然了解他啊,再了解不过了。”她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终于开了口。

抬起一直深埋着的头,眉头紧紧的扭在一起,几根发丝被一行浅浅的液体黏在脸颊上。沉默良久,自嘲般的发出压抑着颤抖的声音:

“明明知道的,你我都无法改变他的选择。”

工藤呆愣了几秒,酝酿着情绪,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不觉得是我让他走到这一步的么?”

“你是说即使受到威胁不肯放弃那颗宝石的事?别开玩笑了,我们谁也从未介入过他的世界,更别提在这件事中你的影响了。”

“……是吗,那就好。”

“现在你可以不再管关于他的这件事了?”

“当然,如你所愿。”可是在脑海里一直徘徊着快要炸裂的声音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最好是那样。你可要知道他要是还活着,是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深入到这个事件中去。你自己也明白的吧?现在你已经是重点监视对象了,他们正在伺机对你下手,这会危害到你身边的所有人。”

“这我自己会处理妥当。”

“……中森银三他们不知道这件事吧?你把宝石还回去了吗?”

“嗯,就说是基德放在我上衣口袋的。”

当女孩转过身毫不留恋地离开的时候,工藤很确定自己清楚的听道了一句轻细的喃喃声:

“至少……还能为他做最后一件事……”

乱葬岗上一片寂静,甚至连风吹过的声音都没有。他的目光停滞在那片刚被翻动过的土地上,甚至有过那么一瞬间想要发疯似的刨开这被脚踏实的泥土。

我还没能抓住他……

我还没有知道他的名字……

我还没来得及……

“一天到晚怀缅那个小偷,不如策划策划你和兰小姐之间的恋情?”女孩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叠早晨才买的报纸,似笑非笑地望着工藤。

“别开玩笑了,我就连到这儿都要小心翼翼地绕小道,哪有时间去管这些。”

“别找借口了,我看你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

对方没有想接着这个尴尬的话题聊下去,话锋一转,“灰原,你相信世上有神吗?”

“怎么?突然而然说这种无厘头话。”灰原稍带轻蔑地看了眼工藤,“虽然你的女友是'天使',但开这种玩笑还真不像你。”

“不,我不是说这个……”

“我不相信神,但我相信一定有鬼。我在小的时候亲眼见过,可以说是,真正的魔女……不过,我可没必要告诉你那么多。”

灰原的话戛然而止。看着呆愣住的工藤,习惯性地捋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来掩饰住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

“你见过吧?”工藤收回了之前略带尴尬的神色,转而认真起来。毕竟自己也亲眼见识过的,“魔女”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事物的存在。

灰原回忆道,“我只是见过一个,不过我和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与她发生过的交集也快淡忘了。”

“那……魔女能不能复活……”工藤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嗓子干涩得难受。“他还只是高中生……放弃怪盗这个职业,他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复活基德?你是认真的?”灰原挑眉,别有深意地拖长了音调。自己的直觉一定没错,从很早以前看到工藤对着基德的预告函,如此专注的眼神开始,就觉得两人的关系不简单了。虽然工藤口头上没有说。

“看来你已经和她取得联系了?我劝你还是放弃的好,且不提你怎么才能说动她帮你做事。你也知道,那个在某些地方固执得很的家伙要是真复活了,指不定又盯上哪颗宝石,然后被那个组织的人结束了性命,将上次的画面再次重演。当然,这一切的都是在魔女能复活人类的前提下。”

“可是我……”

“你知道他叫什么吗?家庭背景?你了解他吗?这些统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如此的重视他。更何况那是他自己选择的。你又能改变什么?”

一连串的话让工藤反应不及,面前的女孩冷笑一声。在工藤还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做出了STOP的手势,“反正我已经困得不行了,你自己想想吧。”

这是对话终止的意思。

工藤开始懊悔自己没有问到最关键的一点。

从床上惺忪地醒来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已经响了半天了。明明手机的声音显示已经调到最大,但还是让人听不清楚,大概是坏了吧。

“你好,这里是工藤新一。请问你是?”

接通的电话里传来分辨不清的杂音,看来那部手机的主人并没有注意到电话已经接通。本来就没有什么耐心的工藤,要不是提前看了一眼打来的号码,差点儿直接挂断。

声音突然安静了,接着是空灵沉稳的女声。

“他没事了。”

“……谁?”工藤只觉心脏一阵狂跳,捏着电话的手在微微发颤,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反复尝试平静下自己的心情,深吸一口气:

“是基德吗?”

红子不快地哼了一声,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抚摸着,烛台上那盆风铃草的花瓣。“能让我如此大费周章的还能是谁?”

“那……他现在在哪儿?是在你家吧——”工藤整个人一个激灵,突然精神了起来。

“等会儿你就会在自家门口看见啦。不过我无法让他恢复原来的身体,所以把他的灵魂暂且附着在了风铃草上。”

“也就是说……他现在是一盆植物?”

红子摸着花瓣的手顿了顿,语气有些恼怒,“你要知道,人的灵魂可以在死后的一段时间内保持鲜活,但躯体会立即死亡,我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找到一株刚好和他的魂体相匹配的植物的!
哦,还有忘了告诉你,等触发了某个条件,这株风铃草可以生成完成体,也就是从世上再分身出一个自己来。”

“那要什么条件?”工藤用头将手机夹在肩膀上,已经开始往身上套外衣。

“比如说想起什么回忆,或者萌生某种感情之类的……因人而异吧,书上没有记载太多。——不过先别忙着高兴,这一切可都是有代价的。”红子咬重了最后两个字,“完成灵魂附着,消耗的是你的感知力。”

感知力?

“什么意思……”工藤扣纽扣的手随着语气的起落停了下来。猛然才发觉今天早上到现在,手机的声音一直小得近乎听不清楚。

不是手机的问题,而是自己的听力开始直线下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工藤肩膀一抖,夹在中间的手机摔了下来,屏幕出现了几道裂痕。但为了不漏掉什么关键的信息,立即将手机捡起来靠在耳旁。

“想必你也已经有所察觉了吧?听觉大不如以前敏感。在他还没有生成完成体之前,会一直消耗着你的感知力。不过在这之后,他不在用植物的形态,不需要所谓的'燃料'了,你的所有感知力都会恢复得和以前一样。”

“如果一直触发不了,那我会变成聋子,而他也会死的吧?”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只要是他的话,你不会不负责任的吧?”红子轻笑,“现在,打开门。”

工藤的家里多了一盆开花了的、紫色的风铃草。

有时间工藤真的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忽悠了,养了一盆普通的风铃草。但自己几乎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了,这是肯定的事实。不过毕竟就算是真的基德,按照常理,变成风铃草了,也无法发出声音,更别说动一动身体什么的。

光是思考这些,他便能在自家沙发上对着风铃草发一上午的呆。

工藤不喜欢喧闹的地方,现在像是如愿以偿,到哪儿都有一种安静的氛围。但是想要与人交流则变得十分困难。因为听不见声音的缘故,每次到博士家和灰原闲聊,都要把说的话在纸上一一写出来,实在是太麻烦。

所以现在什么话都懒得说了。

“今日上午7点,警方在米花酒店楼顶逮捕了一支犯罪组织,专门盗取宝石,目前正在试图盗取一颗失踪了数十年、名为潘多拉的世界级宝石。
组织的所有成员以动物为代号,藏有私有枪支……”

“工藤,要么戴耳机,要么把声音调小点。”灰原捂着耳朵,却发现并没有什么用,忍着把收音机的声音开到最小的冲动朝工藤翻了个白眼。

“灰原,有没有声音更大一点的收音机?”

“……还是听不清楚么……”

“工藤,怎么最近突然变得文艺起来了?还养了风铃草?”

“工藤,风铃草真的那么好看吗?”

“就算那么好看也不用盯着看一下午吧?”

服部尴尬的笑了几声,见工藤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反应,不由地疑惑起来。莫非是受了什么刺激?要是以前的话,自己早就被赶出工藤宅的大门,而今天却异常的平安。

“……服部,你在说话吗?”

“唔哇工藤你可别吓我!你的声音怎么那么奇怪!难道你一直不知道我在说话?”

工藤露出了看起来十分别扭的笑容,“抱歉啊。”

“你到底怎么了?”

对方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服部说的话,回过头去,在纸上一笔一划慢慢写道:

我听不见声音。

服部倒抽一口凉气,突然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听不见了但是真的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在讲完一长段乱七八糟没组织好的语言后,才想起工藤现在听不见他说的话。

工藤在纸上接着写:

不过很快会好起来的。

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

才站起身,头感到一阵刺痛。他有些晕眩,努力站直了身体,脚下却不合时宜地发软,整个人倒在身后的床上。

果然不应该熬夜看书的。

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嗓子渐渐干了起来。想着灰原那边肯定有退烧药,本来想打个电话请她送过来,拨通了电话却发现自己听不见声音,也听不见自己讲的是什么。愣愣地举着手机贴在耳旁,再次看向手机屏幕时,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咳咳……”

迷迷糊糊之中,以墙壁为支撑摸索到客厅,灌了几口矿泉水。没来得及返回房间,就倒在了沙发上,闭上双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眼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摆着风铃草的位置。

风铃草却不见了。

十一

“已经是早上了哦。”

工藤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在跟谁说话,迷迷糊糊带着沙哑沉闷的嗓音问道,“谁?”

“醒啦?”

在这简短的对话中,工藤的意识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自然而然开始思考着好像有什么不对。

好像能听见声音了。

工藤的睡意突然消散全无,睁开眼睛,眼前的少年散发着熟悉的气息,“你……”

“见到我开心吗?大侦探——”

少年的笑仿佛不真实。

“欢迎回来。”

—END—

评论(6)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