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音乐大概会让人的智商降低

食用注意:

请勿在喝水时阅读此文,水喷在手机屏或电脑键盘上概不负责。

这是由木下自身的经历衍生出的有毒产物。

最后提醒一下大宝贝们,戴耳机最多不要超过两小时哦ԅ(¯ㅂ¯ԅ)

食用愉快

—音乐大概会让人的智商降低—

黑羽最近迷上了听歌。

要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那个夏天家里空调坏了,于是去某个衣店里蹭了会儿空调,然后像磕了药一样,疯狂听了一下午这家衣店里单曲循环的歌。即使被店员赶出去,伪装成路人再来。最后要打烊了,只好试图问柜台服务员这首歌叫什么,然而只是收到了一枚冷眼。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用的是指定mp3中的音乐,名称是一串代码。”

虽然没能知道这歌的名字,但不可置否的一点是,坐在空调房里听歌真是棒极了的享受。以至于黑羽一见到青子便兴奋的拉着她去那家超市体验了一把。

“觉得怎么样?”

“空调温度有点低。”

“……”

然后整整一周没心情搞恶作剧。

黑羽以前也没有多喜欢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年龄长大导致情操也往上直线增长的缘故,突然而然的,对音乐的痴迷程度与对甜品不相上下。照青子的话来说,往往一首喜欢的歌能单曲循环一整天都不会感觉厌倦,就像蛋糕上的奶油永远不会吃腻。

可想而知这是有多可怕。

随着一天听歌的频率蹭蹭上涨,为了解决出门无法外放的问题,黑羽开始用起了耳机。

一开始先是买了包耳式耳机,但因为耳朵长时间闷着会觉得难受,所以换成了贴耳式的,但戴了一段时间后还是觉得不满意,耳朵会被压的很酸,最后换成了买手机时自配的入耳式耳机。

每天晚上都要听几首歌再睡觉,即使是在偷完宝石的晚上也从没耽误过。

今天也仍然像以往一样如此。黑羽娴熟地打开手机,手指飞速地打开文件夹里的纯音乐mp3,戴上耳机。

舒服。

最享受的就是这种安静的环境了。黑羽不得不承认,自己少年的外表下有一颗纯真的少女心。他并不是热衷于那种嗨翻全场的摇滚乐,与其正相反,治愈系的少女系歌曲似乎更能讨得自己欢心。

平时都是听完歌然后关掉手机,摘掉耳机再睡觉。只不过这次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耳机也忘了摘下来。

好像……有什么声音?

困意还未完全散去,迷迷糊糊中只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里塞着什么东西。啊啊,对了,是耳机吧。

想都没想,用手一摘。

“啊啊啊啊啊啊——”

“也就是说你昨晚戴了一夜的耳机,早上起来耳朵疼?”

“准确来说是这样……”黑羽尽量减少着嘴张开的幅度,以免引起耳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痛觉,嘴里吐出的音节都有些含糊不清。

“难怪我才轻轻扯了一下,你就疼得在地上打滚。一般来说不至于那样的。”

“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忘记你扯了我耳朵然后又把我从地上揪起来继续揍的事。”

“……我还以为你是装的。”

“不过快斗你啊,真是——”青子一手撑着脑袋,看着面前小心翼翼地揉着耳朵的黑羽,毫不留情地用手指好玩似的戳了一下对方的额头,“活该。”

“喂喂,别用这种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我啊喂!我这还不是因为……”黑羽话说了一半噎住了。总不能对着青子自爆身份吧?昨天偷完宝石回来时真的太累了,甚至连怪盗服都懒得换,歌一放就睡着了。

“噗嗤——”

“你还笑得出来!有没有点同情心啊!真的很痛……”

说话气息太用力反倒牵扯到了耳朵。黑羽的表情凝在了脸上,随着痛觉的徒步增加变得越来越扭曲。想喊痛又还不出来,只能把所有想说的闷在肚子里,双手轻轻敷在耳廓上仿佛能起到减轻疼痛的作用。

黑羽将状态重新调整到最佳,想想刚才总感觉心有余悸,连呼吸都克制了些。

青子在一旁有点担忧地观察着对方一系列的小动作,虽然自己对医学方面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作为一个旁观者,最根本的,事情的严重与否还是能判断出的。

“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

一提到医院,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那些冰冷冷的针管和闻起来十分刺鼻的药物了吧——

“只不过是耳朵痛,根本没这个必要……”突然想起什么不好回忆的黑羽的语气着急起来,又怕被看出什么端倪,句尾缓缓拖长了特意压低的声线。

“欸?真的不要紧吗?”

“真的!不要紧!”

你让我去医院我就去医院,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是噪音引起的耳痛症状。耳机一般一天不可以连续戴超过2小时,我想黑羽君根本不知道对身体的保养。”白马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俩背后了,放下单肩背包,开始往外拿书。

“我说你这家伙不要老是装得一副清高样子喂。”

“快斗!不准这么和白马同学说话!”

本来就没什么心情,青子又要开始指着自己说什么“对同学不尊重”,黑羽也懒得再像平常一样发怒了。只是草率地吐槽一句,思绪便飘往别处了。

“怎么,今天懒得大呼小叫的了?”把一切听得一清二楚的白马冷哼一声,却顾着还有旁人在的原因,硬是把一声刚要说出口的“怪盗基德”咽了下去。

“你是有多希望我骂你啊……我可没像你那么无聊。”

“并没有。”白马嘴角上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角度,视线依然没有离开书,但知道黑羽此时一定是用充满幽怨的眼神盯着他。

偏偏是在这种时候,中森警部为了方便发号施令用了扩音器,贴在每层楼的角落。

大灾难。

“大家准备好!基德还有两分钟就要来了!”

啊,太好了,终于快结束了吧。为了快速偷到宝石,而被迫躲在离扩音器较近的地方的黑羽表示,宝石到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毁掉中森手上的扩音器。

“还有一分钟!”

黑羽松开捂住耳朵的手,扑克枪瞄准宝石展览柜旁的灯泡。

“时间到!”

因为扩音器的原因,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导致第一枪偏了些,不过没有什么大问题。灯光一暗,宝石理所当然般的不见了,正准备下令打开备用电源的中森,手中的扩音器被突然飞来的一张扑克牌打中,掉在地上。

与地面撞击的声音通过扩音器,被放大几十倍传了出去,贯穿着所有人的耳朵。

黑暗中他仿佛看见了怪盗那张写满妈卖批的俊脸。

事先将整栋楼研究彻底的工藤,断定怪盗一定会从楼道口经过,于是没有任何警卫陪同、单枪匹马地堵在了过道里。

毕竟警卫这种东西,有没有都一样。

继基德偷到宝石,楼下的人群开始骚动后,又等了半天,这条楼道还是没有任何人前来光顾。难道是基德临时改变了路线?不可能的吧。

这样想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警卫将他撞倒在地。而那个警卫也因为自己倒下时踢出去的腿绊到,脸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喂,你走路不长眼睛吗!”

“你才是吧!有毛病啊堵在楼道口!痛痛痛我的耳朵——”

互相对视三秒。

“果然是你吧……怪盗基德。”

工藤反应迅速的直起身来,不愿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怪盗从自己面前逃走,又没想好抓什么地方比较合适,手铐也该死的没带在身边。

抓住他的肩膀按倒在地吗?

以两人不相上下的体格来看,只要先一步做出动作,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不过缺点就在于,这样的姿势真正做出来的话会觉得很奇怪,且怪盗一定会反抗,自己又要费更多精力去限制住他的行动,以防搞出什么花样来。而这样的情况下,根本腾不出空子来告诉中森。

那直接上去把他的手按在墙上呢?

万一怪盗气急败坏,朝自己的腹部或大腿甚至最致命的部分踹上一脚,导致的后果谁负责?当然只要对方还有一丝理智,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了。

面前的怪盗从地上快速地爬起来,朝楼顶跑去。脸上覆盖的一层假皮裂开了一条缝,索性把整张撕下来扔在地上。

“站住!”

工藤转身一把拽住了怪盗的制服,将其硬是拉下了几个台阶。当自己用双臂把他困在墙与自己之间时,对方的第一个反应是捂住耳朵。

超大灾难。

下意识地就做出动作了。要是让大侦探知道了自己的弱点,还不知道最后会被虐成什么样。黑羽的手刚抬起来就放了下去,装作捋了一下头发。

“你的耳朵怎么了?”

然而还是没能逃过工藤的眼睛。

“啊,这个嘛……”黑羽的视线有意无意地回避着工藤,以往的嚣张气息全然不见,没有半点想回答他刚才的问题的样子。

有问题,还是自己来确认好了。对方皱了下眉头,捏住了黑羽的左耳。

“痛——”黑羽倒抽了一口凉气,左耳传来的撕裂感与右耳的隐隐作痛交加在一起。没想到都过了一天了,疼痛感还是像上午那会儿一样,丝毫没有减轻。

看见怪盗突然而然的狼狈模样,工藤表示来不及反应,“我没用太大力啊……”

“快放手啊你……”黑羽抓住对方的手臂,试图从自己身边推开,脸上的表情是越来越不安。这一系列的动作倒是引起了工藤的兴趣。

现在宿敌的弱点掌握在自己手里,难道不好好捉弄一把就放他走?

工藤用指甲有一下没一下地刮弄着对方的耳根,怪盗的目光慌乱起来,在心里对着工藤翻了无数个白眼。“喂,这样唔……算犯规哦。”

“让你之前总是捉弄我?”

“这种孩子气的复仇方式……”黑羽较劲似的笑了一声。工藤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了玩弄的耐心,手上的力度突然加重。“呜啊!”

这算是……娇喘吗?

搜查活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其它地方全部搜查过了,警卫正在赶往楼道。因为工藤新一已经守在那里的原因,即使中森在后面挥着拳头催赶,也并不着急。

刚上任的小警卫,因为人群太过杂乱而与大队伍走散,此时正在楼道里瞎晃。

“大侦探你给我放手!”

“我放手你肯定会逃的吧!”

“绝对不会!”

“你现在说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敢相信啊!”

隐隐约约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其中一个声音能听出来是怪盗基德,另一个声音应该就是那个工藤新一的了。貌似……很麻烦的样子。本着想借助“帮助共同抓获怪盗基德”邀功领赏,结果一来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我们的救世主,正将怪盗基德压在楼道口,玩着奇怪的撩耳(?)play,怪盗的口中还发出着细碎的呻吟声。

“……怎么这么慢才来?”

“不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

我们可怜的小警卫,大概……一辈子忘不掉了。

—END—

警卫:!!!会被灭口!

评论(23)

热度(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