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新快】The Candlestick(AU)

食用注意

 

AU架空设定 王子工藤×猎人黑羽

以白雪公主(没错就是白雪公主!)为主线的衍生短篇

 

—The Candlestick—

 

1.身着沾染殷红的蓝衬衫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森林里闲逛的时候。

 

本是因为在城里无聊,偷偷来到不远的林子里来的。当工藤停下马时,从一棵树的背后走出了一个人。

 

一个和他有着同一张脸的少年。这并不使他感到十分的震惊,或者说有比这更令他吃惊的。那个陌生少年左手的衣袖边沾着像极了血的东西。对方也看见了工藤,没有多惊讶的样子,故作镇定的绕过了他。

 

“喂。”

 

“有什么事吗?”黑羽撇过脸朝他看来,工藤的眼神止不住地看向那件蓝衬衫上的血迹。还是注意到了吗。黑羽不以为然的露出微笑,“你说这个啊——是人血。”

 

“噗。”

 

“欸?笑什么?”黑羽莫名有种被轻视的感觉,提起右手边的袋子,不快的举向工藤面前。袋中装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这是可是刚刚一位小姐……”

 

“你不擅长说这种谎哦。”

 

2.宝石蓝眼睛

 

“你推理能力很强嘛。”

 

“谢谢夸奖。”

 

“知道当初为什么我没有将那位小姐的心脏拿去献给委托人吗?”猎人划着手里的小刀,手法使对方看得有些凌乱。被提问的人微微勾起嘴角,一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盯着对方正聚精会神玩弄小刀的修长手指。“猜猜看。”

 

工藤挑了挑眉,一副早将对方了解透彻的样子,“还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王子殿下还真是不解风情啊。”

 

黑羽手指轻轻划过刀尖,颗粒从指尖掉落在上面。刀尖在空中划出了亮眼的痕迹,一瞬间照亮了黑暗的一小片天空,刀的速度带来的风同时也将烛台光熄灭。

 

工藤的目光被眼前的景象凝住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精彩的表演已快消散全无。

 

最后的一点光只照亮了那人的眼睛。

 

令人沦陷的宝石蓝。

 

3.漫不经心的讽刺

 

“那位小姐现在在你的皇宫里住着吧。”

 

“对。”

 

“嘛、我就知道——”

 

“我要和她结婚了哦。按照剧情走的话。”

 

“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工藤将抱着臂的手垂下,自然地贴在背后的墙面上。“可现在问题是,我对她没有一点感情。”

 

“那你是什么意思?”说实话,黑羽对于工藤这种拥有美人、却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表示深深地鄙视。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男人你不替他们想想,别自己跑到这来一副被逼婚的苦恼样子啊喂!其实心里有暗自得意的吧!

 

工藤露出少有的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说你这么笨是怎么当猎人的?”

 

之后发生了什么工藤已经忘了,唯一记忆深刻的是被刀背抵住脖颈的触感。

 

4.特定人群触发性亲密恐惧症

 

“真是糟透了。”工藤焦躁地转着手中的笔。

 

“怎么?”

 

“婚礼那天搞砸了。”

 

“意料之中。”“还是因为所谓的‘不爱着’或‘不被爱’的心理作用吗?”

 

“可能吧……”“婚礼程序都走完一遍,到最后的互相亲吻环节。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接受与人做过多亲密的举动。”

 

“所以洞房也因此取消了?”

 

“嗯。”

 

“唔……真是麻烦呢,不想与人亲密什么的。”

 

“也不是说不想与人亲密,就是在当时突然的开始讨厌这种感觉。”

 

“那这样呢?”

 

黑羽解开胸前的领带,对边叠了三下。工藤的思绪还停留在之前尚未牵拉回来,便眼前一黑,接着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湿软的东西轻轻覆上。

 

结果是不仅没有反抗的意识,甚至鬼使神差地搂住了对方的腰。

 

“骗子。”

 

稍带喘息的低哑嗓音从耳边传来。

 

5. 桌上总是堆着不少十本的书

 

当黑羽不经意间逛到了工藤的书房时,被书桌上堪比备考生般的阵容给惊到了。有十来本词典厚的书,摊放在上面,一本叠着一本。

 

“我在怀疑你到底是猎人还是小偷。”工藤推开门,面无表情地看着在自己桌前东摸西摸的家伙。明明才走了一会儿功夫,就多出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要悄无声息地接近猎物,是猎人的必修课啦。”黑羽没有对工藤的到来作出什么反应,“要说小偷的话……‘怪盗’这个名字是不是更好听些?”

 

“嘛……随便你。”

 

“这些书你真的有仔细看吗?这么多本,厚得像板砖。”

 

“我花了一个月做了所有的翻译,看的话要更快一些。”工藤挑挑眉,“怎么?”

 

“没什么,只是问问。”黑羽嘟囔了一句,目不转睛的看着满页的奇怪语言呆愣了半天。

 

这家伙绝对不是人类吧……

 

—END—


评论(1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