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今天也在咕咕咕

【新快】理性与兽性

食用注意

斗子全程作死,黑车向结局
内含轻微调♂教画面描写,注意避雷

食用愉快

—理性与兽性—

1.
可怕的冬天。

每到下雪的时候,黑羽的一天大致都是这样过的:一大清早穿着睡衣走到窗前盯着白茫茫的一片愣了几秒,怀疑自己看错了于是打开天气预报,才知道昨天夜里下了雪。

在认清现实后拉上窗帘,裹上棉被倒头继续睡。不久后接到青子的电话,邀请自己一起去堆雪人,虽然嘴上发着牢骚,但为了不让她失望还是去了。

冬天几乎是每个学生都喜欢的季节,至少对于那些学习不好的学生是这样。理由很简单,每当夜里积的雪达到了一定厚度,学校就会停课。虽然黑羽对于上不上课的区别是没有什么太大感受的,但仔细想想,一连几天宅在家里闷头写预告函,想着怎么把警察耍得团团转,更是美哉。

当然,还有骗侦探。耍侦探。放飞侦探。

对于工藤来说,平时也见不到面,这种休闲的时候来点娱乐性质的交锋是来者不拒的。当然,得是“交锋”的前提下。谁规定怪盗就没有烦人的设定了?

比如自己现在面前的这个黑衣便服的绅士。不知什么时候撬开了自己房门,坐在自己沙发上,喝了口自己刚冲的咖啡还差点吐出来。

简直就是强盗。工藤强忍着上前将那人抬起直接丢到雪地里的冲动,把他手中的咖啡杯夺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闲聊的话就先请在客厅呆着去吧,我还有工作。”工藤看着面前的某怪盗,一脸怒气快要爆发的表情。

啧,本来已经有很多工作要做了。又来个麻烦的家伙。

“闲得蛋疼。”

“……”

“蛋疼啊名侦探。”

出现了,无聊透顶的话题。工藤装作无视,对方便开始得寸进尺地躺在沙发上看杂志。“要么给我滚出去,要么我帮你补上一脚让你疼得更彻底一点。”

“呜哇这么冷漠!就是来你家蹭蹭暖气而已嘛。”黑羽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往里缩了缩,嘴角还是挂着笑。“好啦好啦,不打扰你就是了。”

“别给我捣乱。”

“我尽量。”

黑羽真就闭了嘴,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工藤扬了下眉,继续忙着笔头的工作。不相信怪盗能一直安安分分地呆着,但等会儿有个理由把他拎出去丟在外面。

2.
过去几十分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工藤转着手中的笔,向那个方向瞟去,怪盗抱着抱枕好像睡着了的样子,虽然家里开了暖气,但这样睡还是免不了感冒的。到时候因为生病赖在自己家不走可就麻烦了。

什么啊,到最后首先按捺不住的是自己。工藤懊恼地揉了揉头发,起身准备去搬被子。

“名侦探,你家就没有什么零食吗?”黑羽懒惰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咖啡味的除外。”

原来已经醒了么。工藤选择性无视了黑羽的话,转过身来,面色略有阴沉地回到桌前。拿起笔,什么都写不出来。思绪被刚才的事情牵走,好像很难回到原来的状态了。说到底还是那家伙的错。

罪魁祸首还丝毫没有发觉,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手指,“话说,我很想知道一件事呢——你上次恢复原来的体型,没有衣服穿被兰小姐看见后,她的反应是……”

咔擦。

“呐,名侦探,你的笔断了哦。”黑羽憋着笑,看着工藤的脸一点点地沉下去,渐渐发现形势不太对。“……喂?”

“你如果真想知道,我就扒光你的衣服把你丢到兰面前。”工藤微眯起双眼,散发着毫不客气的危险气场。

黑羽的身子忽然僵住,被忽然变得微妙的气氛弄得一愣一愣的。许久才找到一句缓解尴尬气氛的话,“……你果然也是个变态。”

“彼此彼此。”

3.
“写完了?”

“托你的福,平时花一个多小时的工作今天写了几个小时。”工藤几乎是将笔摔在桌上,听到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你在看什么?”

“随便看看。”黑羽显然是没找到感兴趣的,不停地换台,最后放弃了看电视的念头,在桌前发呆。工藤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前几天在大阪,有怪盗基德手办杂志发布会,”黑羽抬头与工藤四目相对,嘴角微微上扬,“你猜怎么着,我竟然在人群里看见你了。”

“哦?我确实去了,不过是被兰她们拉去的。”工藤冷哼一声,“你不也是挺自恋的吗,去自己的杂志发布会。”

“啊啊,我有说过自己不自恋吗?”黑羽不动声色的脱掉了右脚的鞋,然后抬起腿,慢慢地往前伸,碰到了工藤的膝盖。“我可是有自恋的本钱啊,谁让我这么帅呢。话说你也不是很自恋吗?”

工藤愣了一下。桌子的桌布很长,他看不到下面,但是明显能感觉到有什么碰到了他。那东西慢慢地移动,落在了他两腿中间,然后继续前进。

工藤抬头看了看黑羽。那家伙正在玩着扑克牌,摆出各种不同的花样。手没有抖,脸色也没有变。好像他眼里只有扑克牌,没有做别的。

“我和你可不一样……”工藤咽了一下口水,后三个字刚响起,黑羽的脚就顶到了他的要害。

黑羽收起了扑克牌,撑着脑袋看着面前僵住的人。

4.
“喂……你……”

工藤硬了。他相信黑羽肯定也知道他硬了,才会像现在这样一脸坏笑。他的身子往后靠着,黑羽的脚没有任何节奏、章法地往前压。

“不自恋的话,那……解释一下?”脚故意往要害上轻轻戳了两下,“还是说,你是个同?”

黑羽仍然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呼吸有些急促,脸上泛着红晕。工藤深深地吸了口气,左手垂下去,撩开桌布,在桌底下握住了那只作乱的脚。那脚却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缩了回去。

“你这家伙……”工藤啧了一声,收回手,脸上神情很是不快。黑羽往后挪了挪,盯着工藤的脸突然笑了出来:“哟,脸红了?”

“什、什么?”工藤恼怒地站起身,对方这时候倒是异常的淡定。如果现在就没了耐心岂不是刚好中套了?想到这点,工藤揉了揉太阳穴,默默坐回去。

黑羽噗嗤一笑:“真的一点都不配合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无趣的人。算了,还是去找你小情人玩儿去。”

“谁?”工藤隐隐约约能猜到这三个字所指的人。

“当然是兰小姐嘛。人家不仅漂亮而且温柔,还特别会照顾人,上次在咖啡厅亲自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闭嘴。”

黑羽仍在喋喋不休,“要是扮成你的样子……”

5.
哈?

我的样子?

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崩裂。

“看来不把你的嘴堵起来是不行了,”工藤推开椅子,把手拧的咔擦响了几声,一个翻身顺势将黑羽摁在桌上。“你觉得怎么样呢?小——偷——先——生?”

“我觉得不行。”黑羽正色道。为了使自己与对方之间拉开危险距离,不停地往后挪,而工藤也没有半点就此放过的意思,最终将黑羽抵在桌的边缘上动弹不了。

工藤的脸色相比之前更加难看,“我可没有在问你的意见。”

“啊哈开个玩笑而已。等,等等,腰……腰——!!!”

—END—

评论(8)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