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今天也在咕咕咕

【裘杰】某怼病成性的交往始末

食用注意
  
★拟人私设
★裘杰热恋【划掉】互怼中
★少数人知道交往详情
★雷者慎入

食用愉快
  
—某怼病成性的交往始末—
  
1
“唔……”杰克半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玩弄左爪,利爪碰擦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这局厂长去找园丁了,大概要不少的时间。说实话,怎么合理消磨时间在屠夫中还真成问题。“对了,你知道今天几月几号吗?”
  
“五月二十啊。”瘫在下陷的沙发上,裘克抬起头,露出杰克称之为“白痴”的表情,“怎么了?”
  
话音落,杰克一瞬间感到不可思议,“我觉得你的大脑真应该治一治。”
  
“不是……你什么意思啊?!”裘克只是觉得对方在怼自己,对先前的对话也完全没去想,就从沙发上跳起来,顺手拿起了火箭筒。
  
“有时候你的智商真让我感到惊讶,裘克。”杰克嗤笑一声,揉了揉左腕,也不甘示弱地站起身来。“你是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玩意儿?”裘克突然提高了声音。头发凝成稀落几缕的感觉十分难受。“这是你他妈第三百五十六次边说早安边把咖啡倒到我头上的日子!”
  
2
“五月二十……是和情人节差不多的日子呢。”瓦尔莱塔弯着眉笑了笑,对裘克所困扰的事情很感兴趣,“啊啦,是要给杰克什么礼物吗?”
  
“大概吧……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注重起这种情趣来了。”裘克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以前到了情人节的话直接来一发就好了,根本懒得搞什么暗示的啊。”
  
“那么,加油吧。”瓦尔莱塔悠悠地向卧室迈动步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回首坏笑着比划出一个爱心,“记住要浪漫哦,杰克挺喜欢这样的。”
  
裘克听懂了似的点点头。思考一刻,还是等会儿再找别人请教一下吧。
  
3
要说浪漫什么的,果然还是玫瑰花最合适了。于是他准备送杰克一束玫瑰花。抛开杰克根本不需要什么多余的玫瑰花一说,整个庄园里就只有杰克的后花园里有种。也就是说要摘了杰克的玫瑰花然后转手再送回去。

裘克根本没想那么多。在摘玫瑰花的时候被杰克发现,说不清原由又没带火箭筒,被打个半死不活丢到庄园外面。
  
4
“浪漫的礼物?”“送给杰克先生?”黑白无常歪头喃喃到。有时候杰克的心思挺难猜的,对于善于察言观色的黑白无常来说也是。不过对于杰克,对于尊敬的人,他们一般不会去有目的地观察。白无常打了个指响,一脸纯良,“玫瑰花。”
  
“我就是因为想送玫瑰花才被打的。”裘克挑眉道,突然觉得还是问其他人更靠谱。有的时候真的很难想到,这两个面无表情的少年到底是在耍你还是真想害你。
  
“抱歉抱歉,难怪小丑先生看上去这么狼狈呢。”黑无常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回以一个难以捉摸的微笑,“像被厂长先生锤爆的律师一样。”“这个性质差太多了,应该是被队友抛弃的残血佣兵。”白无常一本正经的纠正道,同时一个转身躲开了裘克挥来的火箭筒。
  
“算了吧,小丑先生,我觉得杰克先生不会喜欢下等人的礼物的。”黑无常的微笑渐渐明显起来,显而易见是在嘲笑了。两人撑着伞轻而易举地落到门外,发出咯咯的笑声,“还是祝你好运吧。”“可不要被杰克先生砍死了唷。”
  
5
“嗯,你要送礼物?给恋人?”红蝶用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只能看见轻轻眯起的眸子,“我想想,嗯……有了,化妆品,怎么样?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这……就算了。”裘克想象了一下杰克涂口红抹胭脂的样子,表示受到惊吓。“他要真是女孩就好说了。”
  
“哦——”红蝶笑了笑,想起了上午瓦尔莱塔对她悄悄说的话,还真是符合他们的现状呢。“西服吧。”
  
“说起来那家伙还真是挺喜欢穿西服的……”裘克猛的清醒了过来,感觉看到了希望。杰克的衣柜里没有一件不是西服,不管是里衬还是外衬都是正规场合的穿着,来维持讨厌的绅士形象。
  
6
看见裘克捧着一盒子进门,杰克感觉太阳穴隐隐作痛,不仅是这样,眼皮也一直在跳,“偷我花后又想干嘛?”
  
“给你挑的西服。”“你竟然会送人西服啊。”
  
裘克又一次出乎杰克意料。尽管没抱什么太大期待,杰克还是郑重地打开了包装精美的盒子。盒子是挺漂亮的。但是里面放着一套绿油油的西服。不像杰克的某款皮肤,这件是绿得非常正宗的那种,像厂长的头顶一样。哦该死的,它还送了一顶同款的帽子。
  
这什么恶心的品味。杰克不动声色地皱起眉头。不……说起这个,怎么会有人卖这种恶心的衣服。

“包装盒我收下了,衣服自己穿吧。”
  
7
“喂,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裘克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整整一天了,杰克都是一副沉闷的样子,甚至懒得和自己打架。
  
“没有。”杰克淡淡扫去一眼,只是有点遗憾地回过头。
  
“贺卡?还是……化妆品?我直接给你去买……”“啧。都说了,完全没有生气啊。”杰克站起身,解开胸前的领带,整齐地对边叠了三下。裘克还没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接着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湿软的东西轻轻覆上。
  
裘克顿了一下,接着是鬼使神差地搂住了对方纤细的腰。虽然是云里雾里的状态,但现在的情形容不得推拒。
  
“不是五月二十……是五二零啊,疯子。”
  
稍带喘息的低哑嗓音从耳边传来。
  
—END—
520裘杰婚٩꒰๑• ̫•๑꒱۶

评论(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