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岩崎

【医杰】药物依赖

★私设注意(伪科学)


神经兴奋:一种天生体质,发作时神经进入亢奋状态,兴奋值随时间积累。发作症状因人而异。此状态可被诱发,可被抑制,无法根治。


★医生个人性转注意


★私人医生ㄨ问题先生


★发作前死要面子绅士,发作后狂野情人


★雷者慎入


—药物依赖—


Jack总在兴奋状态下杀人,而且背着他的私人医生。


事后的处理总让Emily很头疼。销毁证据,处理尸体,熟练得就像个老行家。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扼杀掉源头呢?Emily抬起眼,Jack正静静地站在旁边,一边处理自己身上的血迹,一边看着他摘口罩洗手套。


Emily拿这位平日里冷静端庄的先生没办法。明明每次出门都保证不会杀人,但发作了之后就一改常态。发作时的Jack,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他终于空下手头的事情,转过来用审问的目光盯着他的病人。


“解释。”


“这不是我的本意。”Jack一边用手帕擦拭身上沾到血的地方,一边用带着无辜的语气说。


“不让你上街你难道心里没点数吗?”


“没有。”Jack思考了两秒,“不过,我深表抱歉。”


对于这个问题,Emily想过很多种解释。推测出的可能性是,杀人是Jack的潜意识,兴奋状态刺激到他的神经中枢,这种潜意识就会爆发。


简单来说就是,常态下的他心里还真没点数。


行吧,他想,那我只能适当调控。对于具有危险性的Jack,他会简单粗暴地选择——没收试图成为作案工具的物品,没收身边一切实体物品,没收行动权。


“等会去吃晚饭。能保证不乱跑吗?”


“我不会的。”Jack没直视他的眼睛。


出了餐厅到大街上就没了人影。Emily头疼起来。酒吧五颜六色的牌匾引起了他的注意。


(链接见评论区)


【医杰】无人生还

食用注意

★cp为医杰

★医生个人性转

★性描写避雷

食用愉快

—无人生还—

他手上握着刀,站在主教堂里。街道上更多的警卫正不断的向这里赶来。他不打算对其中之一进行袭击,冒着危险冲出这里,并不因被枪击的可能性而感到不安。

年轻的警卫扣住手枪扳机的手指不停颤抖。那个怪物,他们想。怪物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去。

“放下武器。”

刀柄在手中转了几圈,咔嗒一声落在地上。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它了。

两三个警卫用手枪指着他,迟疑地缓步靠近。用刀作案并不代表不可以带其他武器防身,就像爱吃一种奶酪的人,不一定拒绝所有奶酪。这是他们害怕的原因之一。

这个杀人魔从未失手。

“你被捕了。”

两个人走过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女人。毫无疑问,她死了。她的嘴以一个奇怪的弧度张着,眼睛直直地瞪着天花板,瞳孔放大。肚子被干净利落地剖开,肠子流了出来,带出了许多黄色带泡沫的液体。

“这教堂里哪来的这么多雾啊……”

同行的女助手捂住了口鼻,用尖细的嗓音抱怨着。白色大衣的人示意她安静,蹲了下来,检查着尸体,在地上放置了他的工具箱。

教堂外的警笛声此起彼伏,扩大的空间里已经积起了许多浓雾。

“把手举起来……”

他们的手刚要碰到他。他往后退了一步。

那个怪物已经几乎看不到了,有人扣动扳机,但只有子弹呼啸过去的声音。他们的枪不知道该指向哪儿。“见鬼,他溜了!”警卫中有人大喊着,他们冲向门口。

有人起了疑心。大门只有一个。他如何躲过这么多人的眼睛呢。

“等等,他应该还在那!”

谁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清,那个刚刚一闪而过的黑影,隐隐约约好像往某个方向前行。

“一部分人留在这儿!”

还是有大量的警卫涌出去。更多的是抱着侥幸,完全不想被杀人魔暗悄悄地抹了脖子。一部分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就算所有人都不一定能找到。

整个教堂被白色灯束包围着,警车警卫围在外面。教堂内一部分的雾气开始散去,在这个空间里刚好足够看得清楚。

“他已经不在这了,”Emily拍了拍那位警卫的肩膀,“我看到了,先生,他刚刚去了正门。”

“请快一点,不然我可能得处理更多的尸体。”

警卫被打发走了,他还以为这个冷淡的医生终于热心了一回。Emily环顾一周,没有多余的人留下。

转身朝着雾气变淡的地方走去,衣着得体的开膛手正在那里等他。如果忽略那些血渍的话。Emily想。

Jack的脖颈上留着女人的唇印,很淡,但是Emily看见了。他感到一阵恼火。大概没来得及抹掉。可能也是因为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才被这个开膛手置于死地。愚蠢又可怜。

Jack的嘴角微微上扬,“又见面了?”

“嗯?”Emily收回之前的表情。嗤笑一声,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了。“这才刚过几天?”

“大概一个星期不到吧。”

“我想也是。”

他们面对面的站着。“这次还挺危险,警卫都招来了还不跑。”Emily往前贴近。“故意的?”

“不。那婊子挺精,花了我太多的时间把她弄过来。”

“哈哈。”他还是忍不住笑,在Jack轻轻扫了他一眼之后憋了回去。“你称呼女士的方式还真是独特,不是这位小姐那位小姐的,就是——嗯……”

Jack冷笑一声,“你忘了她什么身份。”妓女,是的。贱卖自己身体的女人。Emily对他的认知方式向来是顺从的。

“好了好了,别在意。”Emily一摊双手,语气像哄一个小孩子。他的脸已经可以蹭到对方。这个和开膛手靠得很近的位置,可以轻而易举地搂住那条细腰。

他这么做了。

(链接见评论区)

【医杰】停止你的绅士行为

食用注意
  
★拟人私设
★医生性转
★我说不准倒就是不准倒,毕竟我是医生
★雷者慎入
  
食用愉快
  
—停止你的绅士行为—
  
1
啊,终于能被抱了,好开心。

看着面前这位屠夫,和他身后显目的玫瑰手杖,小园丁含泪表示这把输了也值。放弃一次自愈机会,激动地往杰克的方向挣扎。玫瑰花瓣零零散散地飘在空中,倒是与红教堂的背景很融洽。
  
“抱……”杰克听见了园丁被砍后虚弱的声音。危险的字眼。正思索着放血还是升天,医生在远处翻窗加速,以超快的速度冲了过来。这是谁都没有意料到的。暗中观察的冒险家缩回了刚准备迈出去的步子。
  
难道是摸到信号枪了?杰克警戒地往后退了半步,毕竟被枪打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但更加令人摸不着头发的来了,医生的手上拿着明晃晃的针管。
  
没错是针管。杰克用了几秒来确认这个事实。这针管里装的真的是治疗液而不是毒药吗。要知道,这和倒霉儿甩着两条膀子就跑来送人头的性质差不多。除非医生能保证,自己挡完一刀,可以把刚倒地的园丁摸起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什么啊,送死吗。杰克幽幽地举起了爪子。
  
2
杰克还在对付着自己跌宕起伏的心理活动,医生又一个翻板加速从杰克身边绕过,一个板子砸懵了对方,速度慢了下来,然后走了几步到园丁身边。接着在这位倒地队友惊愕的注视下,慢悠悠地蹲下来给她治疗。
  
这可能是艾米丽的特殊救人技巧,以清新脱俗不做作的装傻动作,使屠夫陷入几秒懵逼状态,艾玛暗想道。下次一定要向他请教一下这个操作。不过不是在有公主抱的时候。
  
3
“谢,谢谢啊,艾米丽……”艾玛红着脸小声道,“但我不需要治疗的,你知道……你还是快跑吧。”
  
“没关系,我是不会眼睁睁看着队友牺牲的。”其实这只是很少一部分原因。医生抬头露出了上等人的自信微笑。
  
“欸?”园丁觉得医生根本没有听懂。
  
医生在绷带上打完了最后一个结,示意艾玛可以走了。艾玛迟疑了一下,比起被抱一次就牺牲掉,还是再苟活一会儿更好,转身跑开。
  
杰克早就站在一旁了,看在医生不常溜自己的份上迟迟没有挥刀,但反射弧有点长也是一部分原因。放走他治疗的园丁,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好了,现在砍我。”医生张开双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余光观察着园丁走远。杰克居高临下地把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好像读懂了什么,又好像有什么没想通,挑眉看着这个心思不纯的医生。“怎么?”
  
“不砍的话我就走了。”“那就赶快滚。”杰克想起了上次崴到脚时欠他的人情,但看着现在见到屠夫都不怂了的医生,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哦对,艾米丽现在已经进阶百级了。
  
4
“园丁小姐,你是故意的吗?”
  
这是艾玛第三次在杰克面前反复纵跳了,事不过三,即使杰克原来想放了她,现在也改变了主意。两刀落下,对方一点反抗都没有。
  
“唔,头好晕…………”艾玛委屈地趴在地上,看着自己状态栏的血条一点点减少。不行,不能白白浪费一次牺牲。我小园丁,就算暴尸野外,飞回庄园,也要被杰克公主抱……或者给杰克一个矮的抱抱。
  
缩成一小团的艾玛挪到了杰克的脚边,啪叽一下抱在了杰克小腿上。“抱、抱我一下啊……”
  
原来是这样吗,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反抗。杰克无奈地笑了笑,收回了利爪。嘛,反正已经逃两个了,最多最多也是平局。工作之余满足一下女孩们的要求也不是不可以。
  
看准了时机的医生,从不知哪个角落里冲了出来,挡在杰克和园丁之间,好不容易达成共识的两人都吓了一跳。这似曾相识的画面。观战的冒险家预感到到自己的认知要被队友掀个底朝天。
  
艾米丽再次开始治疗。无论小园丁挣扎得有多凶。
  
5
“救人是医生的本职。”艾米丽说着,带着笑意强行把艾玛送出了大门。据说艾玛回到大厅时的表情很木然。
  
“我都没这么皮过。”慈善家不自觉佩服起医生。没想到他算然是一个上等人,但有这么大的勇气和责任感。但一边的冒险家却觉得现在要为爱鼓掌。

6
“他们三个逃脱了,你已经输了。”“……”
  
没有反应的时间,杰克快速地给了医生一刀斩,然后面无表情地扔掉手杖,绑气球,升天,把该死的针管踩进地里。
  
—END—
艾米丽:皮这一下很开心。

【医杰】某个不负责任的医生

食用注意
  
★拟人设定
★医生个人性转
★医生x开膛手 雷者慎入
  
食用愉快
  
—某个不负责任的医生—
  
今天的医生还是跟以往一样,边溜屠夫边试图奶自己。

虽然说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自己,在翻窗翻板的时候比较迟钝,但只要不与屠夫挨得太近就没什么问题。本以为这次是三个胖子之中的一个,没想到是杰克来换班。
  
杰克的走路速度众所周知的快,完全溜不了的类型。艾米丽决定这次先怂一怂,不要往爪子上凑,只要记得奶队友和修电机。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
  
艾米丽看着一开局就刷新在自己面前的屠夫,下意识反应出动作,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对方也是毫不留情地挥来了爪子,并伴随着哼歌声带走了他一半的血。
  
迈着有条不紊的步伐,杰克不慌不忙地追着。要知道,在这种周围没板子没窗户的时候,和这位漂亮的开膛手比谁的腿长步子大,绝对是一道送命题。
  
等等,前面那个是!
  
工厂房!
  
医生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放松的神态,加快脚步翻入了工厂的窗户。翻窗,落地,完美,得救了。以杰克的翻窗速度,在这地方和他绕上个十圈八圈不是事儿。艾米丽擦擦额头的汗,转而又看向窗外的那张阴云密布的俊脸。
  
那位衣着款款的绅士,此时正隔着窗户盯着眼前这个罪魁祸首,进行着一场头脑风暴。翻,还是不翻。翻了他肯定得跑,然后变成双人转现场。不翻的话又不可能抓到他。
  
杰克的眉头越攥越紧,无暇顾上自己到底隔空放了多少次眼刀。
  
艾米丽此时难得希望有一个队友能在这时把杰克溜走。随便来一个都行。但这时候他们应该都在忙着修电机……等、一个电机都没修?!医生望着人物栏里另外三个园丁队友,仿佛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另外杰克先生,我知道你有难处,但不用这样看着我。
  
真的。
  
艾米丽一边慌忙地做着自疗,一边被一脸幽怨的杰克盯到怂得不行。看着自己回复满血的标志,他做出了一个可能会影响接下来所有事情的决定。
  
跑吧。
  
在医生的前脚刚迈出去一步,身后的屠夫就立马有了反应。人都跑了哪有不追的道理!于是杰克在面子与砍人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砍人。
  
艾米丽踉跄了几步,准备绕到后面去,但对方的速度貌似比自己想象中的快。不小心慢了一拍,这下仅仅只有一爪子的距离了!
  
哦不杰克他要翻窗了!
  
他已经扒在窗户上了!
  
他顿了一下!
  
他掉下来了!
  
欸?
  
杰克以一个极其夸张的姿势从窗户上下来后,并没有直接去抓自己,而是有些重心不稳地扶着墙站在那儿。杰克的脸色很难看,好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但医生只是呆在了原地,云里雾里地看着。
  
不过丰富的医学经验告诉他。
 
这位优雅的开膛手崴到了脚。
  
而且伤得很厉害。
  
电闸开启的鸣笛声打破了尴尬的处境,那些可爱的园丁小姐拆得心满意足,毫不迟疑地离开了场地,就是觉得这场没有屠夫挺无聊的。
  
不过……这可是逃跑的大好机会不是吗。艾米丽向后挪动着小步,仍有些警惕。杰克几番尝试挪动前脚,可是无果而终,只好滑坐在地上保持体力。反正,这局已经全盘皆输,抓不抓一个医生都无所谓了。
  
“啧……你走吧。”稍带喘息的低哑嗓音一字一句地敲着医生大脑的警钟,“这次是我大意了。”
  
艾米丽握着针管笨滞地转过身。
  
要不还是叫个人来帮他治疗比较好……
  
啊啊啊我不就是医生吗!!

他猛地一转身,仿佛鼓起了平常几十倍的勇气,在杰克面前蹲下,一本正经的准备针管。
  
杰克没来得及反应,愣是发懵,在看到明晃晃的针头时发出了他自己都觉得羞耻的低叫。
  
“你?!”
  
“你放心,按常理说,不管什么伤用这个扎一下就会好的。”艾米丽看起来对自己有着十足的自信心,虽然微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杰克第一次觉得这位庸医和他的针是如此恐怖。艾米丽挥着手中的针管,作势要扎下去。
  
“扎、扎一下?”杰克斟酌着这不负责任的词,发现眼前这人并不是在开玩笑,情急之下操起利爪挡在两人之间,完全没了平常的绅士模样,“你离我远点儿!”
  
“真的扎一下就好了!我自疗都是这样直接扎的,不怎么疼……”  

杰克沉默了。

天真的艾米丽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颤颤悠悠地抖出来一句:
  
“你怕疼?”
  
“请不要这么直接地说出来……”杰克无奈地仰面捂住自己的面具。他已经开始后悔接里奥的班了。

“请忍一下。”“哈?”
  
冰凉的针头刺入了脚腕上方,药水慢慢向前注入,杰克那一声庸医差点没骂出声来,只剩下不太稳的呼吸声和皱起的眉头。
  
“好了。”艾米丽的成就感在抬头看到杰克发黑的脸时,一下子被扑灭了大半。“怎、怎么了吗?”
  
“没事……还是要感谢你了。”杰克活动了一下脚腕,发现真的好了许多,长长松了口气。这个逃生者还一脸担心呢。
  
明明是只胆小的猎物。
  
  
  
“后会有期。”
  
—END—

医杰安利!

真的不来一发吗!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