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今天也在咕咕咕

《Dissonance》(F)

☆cp为新快/白快

食用愉快

Facetionus(爱开玩笑的)

“大侦探你就不怕我趁你睡着时,偷溜到你卧室里上了你?”

“那我就先把你干到想上都上不了 。”

由此看来工藤新一并不喜欢基德对他开玩笑。特别是这种玩笑。

即使基德不会当真,但工藤新一会。

Fact(实际)

“大侦探你知道吗,昨晚我梦到自己成了攻!”

“啊,恭喜。”

“诶诶你就不怕美梦成真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现实和梦境总是相反的’啊。”食指轻轻抵在怪盗柔软的唇上,工藤新一笑的灿烂。

Fail(失败)

只要侦探们一天没有向外说出月光下的魔术师的真实身份,这个国际大盗就不算失败。

至少基德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Fair(金发)

基德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被侦探烦的精神错乱了,所以看到金发二字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灰原小小姐或上个月才染了发的老妈而是白马探。

Fake(赝品)

基德并不乐意将时间浪费在偷取一个赝品身上,但侦探们好像只要有基德在场便奔波于此,乐此不疲。

Falcon(猎鹰)

基德实在是对白马探的猎鹰没什么好感,因为自己的鸽子们似乎很怕它,而这只猎鹰却想尽一切办法靠近它们 。

Falsehood(谎言)

“我会亲手抓住你,并将你送进监狱。”

白马探和工藤新一都曾在与基德第一次对决时说过这句话,但从没有兑现过。即使在将来也不会。

Family name(姓)

这是很久前的事了。

当工藤新一向他告白时,他毫不犹豫的说道,“等你什么时候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再说这种事吧。”他喜欢的可能仅仅只是那个神秘而又华丽的大盗罢了。

“‘快斗’对吧。”记得白马探经常私底下谈起这个名字。

“这只是名,那姓呢?”

“反正以后都跟我姓了,还管这个干什么。”

“混蛋。”如今要是快斗再遇到这种情况,他相信自己仍会笑着给出和当时一模一样的答案 。

Feign(伪装)

白马探认为快斗平时的模样比身为“怪盗基德”时做出的伪装可爱多了。

Fen(沼泽)

将月光下魔术师的魅力比喻成一片沼泽,多少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就连侦探也就此沦陷。

Fetus(胎儿)

“大侦探我肚子疼,你有没有药之类的……”

“应该是有孩子了吧。”平时智商从不下线的工藤新一这时却如同智障。无语至极的快斗如是说。

“大侦探你是不是傻了。”

“哦,没有啊,那我得更努力才可以了。”一脸认真的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也只有他能做到了。

“滚!不可能的!”

Fever(发烧)

当基德的预告函在第一时间内又被撤了回来,自己就知道快斗那边出事了。

本想借此机会调戏一下,直到白马探,工藤新一,小泉红子三人不约而同的相遇在快斗家门前。

“小泉同学?这么巧啊你也是来黑羽君家讨论题目的吗?”第一时间替自己和共犯解了围。

“对啊,这么巧。不过工藤君你是来干嘛的?”

“……”

—TBC—

工藤新一:mmp

《Dissonance》(E)

☆cp为新快

食用愉快

♤E

Eagerness(热心)

有一件往事,快斗没次回想起都一阵胆战心惊。

他在大街上散步时,看见有一个小男孩独自站在人潮中。应该是迷路了吧,快斗这么想着,被道德心折磨的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小弟弟,你迷路了吗?”

小男孩淡定地回过头来,眼镜片反射着光芒。“好久不见啊,小偷先生。”

具青子所述,快斗当天一整个下午都魂不守舍。
  
Earmark(特征)

“为什么我混在人群里你总能一眼发现我?”快斗曾问工藤新一这个问题。
“因为你长得太帅了啊。”
快斗刚想得意一番,想夸新一眼光好,后发现了问题所在,“不要脸。”
  
Effigy(假人)

“我想问一个问题很久了。”

“说。”

“你的假人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没吹气时放在衣服里。”

“那你其他的道具呢?”

“当然是也都放在衣服里啦。”

工藤新一半信半疑地拎起那套怪盗服,下一秒一堆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所以基德穿着怪盗服走路时到底有多重啊。
  
Effrontery(厚颜无耻)

正如工藤新一在夸快斗长得帅时,快斗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Elegy(哀歌)

快斗曾调侃过工藤新一,唱什么都像哀歌似的。

然而工藤新一却用自己的歌声再一次证实了,现实可能比这更糟糕。
  
Ennui(厌倦)

“基德,你难道不厌倦这样的生活吗?”
“何出此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非就是偷宝石,还宝石,闹出一场大动静。为什么要把生命浪费在这上面呢?”
“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会厌倦吧,可也是在替他报仇之后。”
  
enplane(乘飞机)

基德觉得自己的滑翔翼比飞机这种交通工具方便多了,还不用付钱。
  
Enrichment(致富)

快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处在的平行世界里的人从来不差钱,包括自己也是。最神奇的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母亲整天在外面吃喝玩乐,管家爷爷经营这一个从来没人来过的桌球店,却还没有倒闭并有一个豪宅,且家用水电煤气费都不在话下。
  
Entertainer(表演者)

如果说怪盗是表演者,那么其他人就都是台下那些只会看热闹的观众了。
  
—TBC—

《Dissonance》(D)

☆cp为新快/白快

食用愉快

♤D

Dainty(考究)

“喂喂,这个怎么拿啊?”

快斗满脸黑线的摆弄着刀叉,动作十分别扭。

白马探觉得带他来这种高级的餐厅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算了,慢慢教吧。

“看好了,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子……”这样“教导”换来的结果是,快斗试了半天,菜都吃不到嘴里。

“假洋鬼子你是不是存心坑我!”

白马探很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看着对方气的鼓鼓的脸,又忽的想笑。

于是,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快斗直接把刀叉反过来当筷子用……

还是这样的黑羽君最可爱了。白马探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并叫人端上来两根筷子。

Dalliance(戏弄)

调侃工藤新一、将他的推理引导向错误的方向,让他当众下不来台、在他与自己对决时用些小道具、假扮成被他抛弃的女生……快斗想出的捉弄工藤新一的游戏多到数不清,可当这些实践了之后,结局只有一个。

他又得因为某处的疼痛收回今早发出的预告信。

Damsel(少女)

“兰,你听我说!”

迎面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短发女孩,脸上还带点激动的神色。

“园子,怎么了?”

兰笑着迎上前扶着她。

“我问新一他喜欢哪种类型的少女,他没反应!”

“这很正常啊,毕竟你知道的他情商低嘛。”小兰觉得园子实在太大惊小怪了。“他如果回答了才是最奇怪的呢。”

“但我问他是不是喜欢男人时,他的眼神竟然飘了一下!”

兰的脸上写满恐慌。

Dating(约会)

工藤新一和怪盗基德的每次对决,气氛都像约会一样。

“这么平静的对决有人看吗!”节目总编愤怒的摔了档案。编辑组在看了录下的视频后,决定加一段急促紧张的BGM来渲染一下气氛,并剪裁掉了比较暧昧的部分。

然后这个节目就真的没人看了。

Deception(欺骗)

“呐呐,大侦探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啊。”

没有回应。

轻轻将一束白花放在地上,坟头不知何时开始已长出了一丛丛的野草,快要掩住那几个大字——

工藤新一

—TBC—

《Dissonance》(C)

☆cp为新快

食用愉快

♤C

Cadaver(尸体)

工藤新一已经习惯了与尸体打交道,反反复复,天天如此。他不畏惧尸体。但当他看到那白色的羽翼从空中缓缓坠落,心还是凉了半截。

Caesura(休止)

侦探和怪盗也会有休战日——基德不偷宝石时,他们就是恋人。

Cajole(哄骗)

“等我办完了这个案子,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是他对那人说的最假的谎言,而那人却真的信了,傻傻地等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Cap(帽子)

“基德,我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要问你。“”

“有话直说。”

“为什么你的帽子总是吹不掉?”

“这样跟你说吧,这是一种只存在于柯南平行世界的反自然设定。就像毛利小五郎无论扎多少麻醉针都不会有事一样。”

Chastisement(惩罚)

“吃鱼,或者和我上床,二选一。”

“那……我得是攻。”

“吃鱼,或者受,二选一。”

“不带你这样的!”

Chasm(代沟)

“我要在上面。”

“你就以为在上面一定是攻?”

“欸?”快斗觉得自己跟不上工藤新一的思维了。“为什么……”

“骑乘式。”

之后工藤新一让快斗深入的了解了这种东西。

Chest(胸部)

工藤新一曾听到别人说,胸部越大干起来越爽。可是后来他发现胸部也不是特别重要。

Circulation(循环)

怪盗的一天:盗窃→被揭开盗窃手法→被抓→被放走,依次循环

侦探的一天:欣赏→推理出盗窃手法→抓人→放走他,依次循环

Circumspection(慎重)

工藤新一平常办事总是很慎重,可是在逮捕基德时却老是疏忽,从而将目标放走。这让中森银三及其他的警察百思不得其解。

Classmate(同学)

“你和白马探什么关系?”

“如果我说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你会信吗?”

“不会。”

Cohabitation(同居)

工藤新一曾想过要和快斗同居,但对方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快斗如是说。“我还不想天天在床上躺着!”

Collision(冲突)

工藤新一曾和中森银三起过冲突。

“为什么你能破这么多案子,却偏偏抓不住基德!”

“力不从心怪我咯?”

“你抓不住他,来这根本就是多余!”

“说得好像你抓住了他一样!”

—TBC—

《Dissonance》(B)

☆cp为新快

食用愉快

♤B

Backbite(背后诽谤)

“我跟你们说,那个工藤新一外表看上去品行端正,实际上是个花花公子哦!”

“欸?真的吗?”其中一个女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失望地叹了口气。“我还挺喜欢他的来着,推理的时候多帅啊……”

“比如说?”另一个女孩则情绪很激动,散发着八卦的激情。

“上次我看到他和一个陌生女孩……”正要说下去,只见面前那两个女孩面如土灰地盯着自己背后。

“呐,快斗,别说了啦……”

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回头看,心里已经猜了个十有八九。

“在别人背后辟谣可是不好的行为哦。”一只手攀上快斗的肩,重重的拍了一下。

快斗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阿门……”

Backwardness(落后)

“基德,你落后了一步。”工藤新一早就堵在天台等着他的到来。

“切,还不知道是谁害得!”基德吃痛的揉着腰,工藤新一却笑得灿烂。

Badger(一再烦扰)

“大侦探,解开手铐好不好?”

“不行。“”

“大侦探放了我吧!”

“闭嘴。”

“大侦探……”

“再吵就把你丢到鱼缸里。”

“哦。”

这永远是最有效的方法。

Bait(诱饵)

宝石、粉丝和声望只是上帝放出的诱饵,而基德每次都会义无反顾的上钩。

Balance(使平衡)

(侦探+怪盗)÷2=普通人

Barbarism(野蛮)

“黑羽君,工藤君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真的会有野蛮的时候吗?”

“当然有啊,就是在……的时候。”

“等等……你刚才是不是省略了什么!”

Bargain(交易)

“大侦探,'PY交易'是什么意思啊?”

“嗯……就是我们平常说的那种交易。”

Basic(基础)

“对我来说,你就是这个世界的基础。”工藤新一觉得这是自己对基德说过的最完美的情话。

Bastard(私生子)

“大侦探你知道吗,如果你还是柯南的形态的话,我是不敢和你出门的。”

“为什么?”

“别人会认为你是我私生子。特别是青子那个家伙,足够她调侃一个学期了。”

“我以前一直把你当兄弟……”而你却把我当儿子。

—TBC—

以前当兄弟,现在当情人。

《Dissonance》(A)

☆cp为新快

食用愉快

♤A

Allusion(暗示)

“呐,大侦探。看在我救了你那么多次的份上,这次给我放点水吧。”

“为什么?”

“拜托了啦!”基德刻意伪出了小兰的声线撒娇,使得工藤新一整个人一怔。

“好。”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基德心里一阵欢喜。

反正也没想真的捉住基德,工藤新一的眼角流露出宠溺。

回家后基德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工藤新一的声音。

“如果你撒娇时,用的是你自己的声线,而不是小兰的,我会更高兴。”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基德向来不懂在这方面的暗示,只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然后一个人盯着手机屏幕发愣。

“没什么。”工藤新一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被调戏了一番也毫不知情呢,基德。

Allurement(诱惑)

不可置否,月光下的怪盗是耀眼的。

当有人问工藤新一,基德站在天台时那种华丽神秘的感觉,是不是最有魅力的,他笑着摇了摇头。

别人百般不解,只有他知道。对于他来说,床上的基德才有最能令自己兴奋的魅力。

Alms(捐献)

“大侦探,最近我们学校办了个活动,说是每人捐一点钱,救济穷人……”

“听他瞎说,我们处在的这个平行世界里哪有穷人。”

Anger(发怒)

工藤新一又吃醋了。而这只是因为,白马探送给基德的包裹,到家了。

众人觉得,在基德对工藤新一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前,避着点儿工藤新一是很有必要的。不然自己可能会被他身上散发出的,饱含着深深幽怨的怒火烧着。

Anguish(极大痛苦)

基德不常生气,但他一旦生气,工藤新一就知道,自己要忍受禁欲带来的极大痛苦了。

Annihilation(灭绝)

工藤新一经常想,如果基德的那些追求者通通灭绝就好了,比如说,自己要经常外出在他们家门口散步。说不定就死了几个呢?

不过当他看见地摊上各种基德的等身抱枕、同人本子之类的东西,这些念头就统统打消了。

暂时留他们几条小命好了。

“这本多少钱?”

Anomaly(反常)

工藤新一最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里,却说不出来。

当他再次看到基德时,一切问题便有了答案。

原来就是太久没有运动了嘛。

Antithetic(对立)

侦探和怪盗,本是两个对立的个体,像莫里亚蒂和福尔摩斯。

可如今他却变成华生。

—TBC—

为了方便阅读,打了 Dissonance 的tag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