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今天也在咕咕咕

【裘杰】也许我可以先给你剪个头

食用注意
  
★是和阙的联文ヽ( ̄ω ̄( ̄ω ̄〃)ゝ @阙时间
★拟人私设
★全员性转注意
★雷者慎入

食用愉快
  
—也许我可以先给你剪个头—
  
眼前的慈善家不停地做着挑衅的动作,甚至在躺地时差点把那条旧装短裙翻起来,被溜了三分多钟的裘克隔着窗户感觉自己的肺要被气炸。

裘克追,那位姓皮的小姐爬窗,再追,再爬回来,裘克在墙壁切面反复纵跳,对方果然又爬窗。来来回回几次,原本的高速跨栏已变成老太太下轮椅,裘克见机一个冲刺就来到了窗前。

有破绽!可以恐惧震慑!

“鸡掰——”裘克一阵欣喜,用最大力举起火箭筒对着正在翻窗的慈善家准备砸下去,却被一片黑挡住,眼睛传来一阵刺痛感使得她非常笃定地锤错了方向。

慈善家转身立马跑路,跳下了地窖。一败涂地的字样出现在大屏上,那是最有力的讽刺。

不,还没完,这只是接下来的前情提要。

“竟然被刘海扎到眼睛……”裘克抱着火箭筒瘫倒在传送椅上,有气无力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接着便引来同僚们的一阵嗤笑。那群 没良心的家伙们。裘克面带鄙夷之色地走了出来,接着继续在大厅沙发上保持原来的动作。不过话说回来...…她的确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剪头发了。不可置否,裘克从来懒得算日子,整天浑浑噩噩经常遭到某位同僚的说笑。

而那位同僚正在迎面走来,并同情地看了自己一眼。虚伪的英国佬。裘克翻了个白眼。“要不我来帮你……”“别了吧小淑女。”裘克阴阳怪气地咬重了最后三个字,瞟了眼对方机械臂上的血迹,“我真的严重怀疑你这剪刀不是用来剪发的,你要是给我剪头我可真怕你手一抖把我脑袋剪下来。”这手抖是不是故意的还说不定。

杰克挑挑眉,并没有想把剪刀放回去的样子,而是拿在手里转了起来,“我可是好心——你是准备一直这个样子?别忘了整个庄园就我有一把剪刀。或者你想让班恩用镰刀……嗯?”

裘克猛然想起了上次班恩把她的头发削得像水鬼似的,打了个寒战。那件事还没找她算账来着。

“好……吧。”

暂时妥协。明晃晃的刀尖落在眼前,离眼睛距离非常近,并且不是在剪发而是在额头前划来划去,像是在测量什么。比如从哪里下刀最狠。裘克咽了下口水,一脸疑虑地看着面前的人。这是要宰猪?还是剪头?刀不动声色地贴近,紧接着突然提起。

裘克果断地选择在她落刀时避开,毫无形象地像八爪鱼一样贴在沙发背上,突如其来的受重使沙发十分不给力地往后倒去,在这短短几秒钟里一声惨叫在大厅回荡。

“嗯?你什么毛病?”剪空的杰克有些不快地皱了下眉头,剪刀在手中咔擦了几下,好像非常迫不及待地要落刀。哦对,今天是理发师杰克呢。

“我就知道!你是想谋杀吧!”

“哈?”

裘克一手护着头发,另一只手慌乱寻找火箭筒。杰克恼火地举起机械爪,“你到底剪不剪!”“不剪!”“给我剪!”“不给啊滚!”

在这旁人听起来感觉智商受到打击的对话中,裘克开始和杰克隔着一个沙发秦王绕柱走,多次剪空后杰克不耐烦地瞄准迅速挥刀,裘克蹲慢了半拍只听到头顶传来咔擦几声。

不会吧。

一段短暂的沉默后,杰克的一声嗤笑让裘克迅速清醒了,最糟糕的是正巧被一位路过的同僚看见这种丢人的场景。“哈哈哈裘克你怎么回事啊!”瓦尔莱塔一手拿着牙刷,笑得嘴里的牙膏泡沫飞了出来。

噢。我的上帝啊。

裘克此刻第一次感觉到很方。非常的方。 看着赢水池镜子里的自己,好像,貌似,的确,真的秃了。左右头发还完好,但是头顶的那缕就说不准了。枉她裘克一生红发张扬,现在却成了地中海。

好吧,好吧。她站在镜子前呆滞了几秒,感觉已经过完了一生。而罪魁祸首早已离开犯案现场。卧室传来了锁门声。

“……”

“杰克!!!你他妈!!”


最近裘克的帽子拉得异常的低。伍兹坐在椅子上这样想着。也是,大概她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化的妆在求生者眼中有多么吓人。

“医生,你觉得裘克以前妆画得那么吓人终于开始回心转意了吗?”

“……我觉得不是这个原因。”艾米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样如是说道。他感觉自己貌似看到了帽子下面的一丝反光。

—END—
阙是天使! \(*T▽T*)/ 我感觉自己瓶颈都快好了!

评论(6)

热度(128)